探究校園符號孕育之潛在課程

陳霈頡

國立嘉義大學國民教育研究所研究生

一、前言

     Eisner(1985)將學校的課程區分為實有課程與空無課程,而實有課程包含外顯課程(actual curriculum)與潛在課程(hidden curriculum),其中潛在課程又可以稱為內隱課程(implicit curriculum),其範圍十分廣泛,而界定也各有立論。陳伯彰(2001)指出自1960年起,課程研究領域部份學者從人文主義的觀點,檢視與批判原有早期以實證主義為典範的研究,在這一波課程研究典範之爭的趨勢中,漸漸興起課程研究的第三勢力(The-Third Fore)~潛在課程的研究。而優質的潛在課程是藉由長時間的身教、言教或是境教等薰陶,使得某一種風氣得能夠薰陶學生心靈,而收到潛移默化的功效。

    姜得勝(2005a)研究說明校園符號是指學校校園範圍內,所展現具有象徵、表情、達意之制約反應內涵意義功能者,其中包含有形無形、有聲無聲、直接間接或人為自然者等等廣大範疇。顯然校園符號是一種潛在課程,它日復一日一日影響著學生的潛在意識,足可謂之教育範疇中最具影響力的情意教育。同時姜得勝亦指出校園內所呈現的具有意義性的符號,攸關學校教育之成敗甚鉅。因此,我們有必要對於校園符號所蘊含的潛在課程做深入的檢視與分析,期望能夠建置具有正面意義的校園符號。

    陳啟榮(2005)提出雖然潛在課程一直存在教育現場中,然而大部分的人卻不知它的存在,它可以稱為課程中最重要的組成結構,因為它常常無聲無息地融入學習者的心中,並且植入某種特定的意識型態(ideology)。顯然潛在課程對於學生之影響,猶如同滴水穿石,日積月累地形塑學生的人格、品性與情意等思維,然其所帶來之教育意義並非全為正面性之教育意涵,因此,為了理解學校潛在課程所帶來正面或是負面的意涵,我們有必要對於校園符號進行深入觀察、分析與探討其所帶給學生的潛在課程。

二、文獻探討

姜得勝(2005b)的研究結果得到下列四點結論:

()校園符號具有其特殊功能

    針對特定團體而言,特定的某種符號具有特殊功能,它會透過有形或無形的存在,以直接或是間接影響的方式,而發揮正面有利於人類社會或是負面有害於人類社會的影響力量。校園是一個小型社會,其所存在的校園符號透過相關權責單位的規劃、設計與應用,而對於學校組織的之相關人員和學生產生正面或是負面的影響。

()校園符號是校園文化內在心靈的具體象徵

   校園符號是校園文化內在心靈的具體象徵,所以校園文化就是符號文化,師生於其中獲得主動的感受和被動的影響,顯然校園符號是具有豐富教育意義的潛在課程,我們必須正視它的重要性。

()校園符號有其變遷性

   校園符號會隨著政治、經濟、教育、民族傳統文化、國際思潮、高科技發展、人文與地理環境等等主客觀環境因素而改變,因此學校發展史彷彿學校符號變遷史,雖然符號形式不斷改變,但具時代需求之教化性本質目的是一貫如一。

()校園符號學領域之可行性

   校園基本符號是存在校園中的,未來若可以繼續在「符號學」、「學校教育」、「整個教育大環境」等變項中持續鑽研,未來可能會出現「教育符號學」、「學校符號學」、「班級符號學」等新興教育研究領域,豐富教育園地的內涵和生命,為人類探索教育現象開啟另一扇窗。

三、校園所存在潛在課程之分析

()校名

       校名是基本的校園符號,例如多數人一聽到「台大」,均感受到這所大學是台灣高等教育的第一把交椅。這一所眾人擠破頭想成其中一份子的大學之存在價值在於提供菁英份子追求學術研究地位,以及提供殷殷學子日後成為社會核心人物的殿堂。且透過「台大」中「最大」的意涵,似乎蘊含著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士大夫觀念,它帶來的潛在課程是:追求卓越的菁英主義是邁向成功的不二法門,而為了成為菁英分子,每一個人必須謹記老師諄諄教誨,透過堅忍的毅力和持久的努力才能邁向成功的大學教育。另外還有「北一女」這一所台北市立最優秀之女子高中、集中最優秀的未來精英的「建國高中」、台中地區第一高中台中一中、台中女中等等校名符號,似乎都呈現出人有階級區分的士大夫觀念,唯有透過教育,才能往上提升個人未來的權力、地位及財富。

()歌曲

       配合學生作息時間而在小學校園中播放的歌曲比起滿街播放的廣告歌來得更有影響力、教育意義和潛移默化的功能。如早晨清掃時間所播放的打掃歌,中午用餐播放的午餐歌,中午1230分播放的刷牙歌等等歌曲都是校園中的符號。學生聽到打掃歌能夠自動自發去進行打掃工作,日復一日地播放讓學生了解打掃是每位小朋友的責任,明白取之於斯,用之於斯,因為擁有使用教室的使用權,自然也需要負責教室的打掃,其中隱含著無形潛在知識的薰陶:有多少權利也會有多少責任。而針對午餐歌用餐時間播放,學生聽到午餐歌曲自然會有愉悅的心情享用午餐,學生感受到用餐是愉快的,且老師不會在用餐時候罵人,所以將緊繃的情緒放鬆,因此,學生在無形中能夠細細品嚐營養午餐,培養細嚼慢嚥的飲食習慣,這是午餐歌曲所帶給學生的潛在課程。而中午1230分播放的刷牙歌更是顧名思義讓學生無形中養成吃完飯需要刷牙的衛生和健康習慣,因此,學生回家後也會習慣用餐完自動去刷牙,顯然此刷牙歌所能夠影響學生生活將比老師每天不斷叮嚀小朋友要養成用餐完刷牙的習慣來得有影響力。

()獨立寬敞校長室:相較於其他處室空間的整合,小學校園中的行政辦公室惟有校長室獨立存在,其空間亦為迎賓接待和長官蒞臨指教等會客需要,所以空間更較一般辦公室寬敞,且裝潢和設備更較為豪華,顯然校長室的空間符號帶給學生校長是一校之長的認知,校園的大小事都是校長所能掌控的,亦讓學生升起敬畏的心。而學校的學生人數多,老師人數亦不少,亦有幾位主任,而校長只有一人,但是其所擁有的資源卻是相對,校長擁有獨立辦公室,大一些規模的學校有各處室主任、組長和相關人員的行政空間,小規模學校則是老師和主任共享一個辦公室,學生則是一班共用一間教室,顯示出校長的權力大過於主任,主任的權力又大過於老師,老師權力又大過學生。因此,學園中的空間利用象徵著持有權力的大小,使人明白位階足以帶來權勢,而權力起源於身分地位的潛在課程。

()司令台

       司令台隨著時代的變遷,名稱已相繼改為「育英台」、「群英台」或其他名稱等等。隨著時代變遷,現今的司令台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權威象徵,育英台和群英台的名稱符號表示了教育主體由教師轉移到學生,小朋友演說、朗讀、說故事等等活動,都可以在司令台完成,司令台成為一個展現自我的舞台,而不再只是宣佈規定的嚴肅空間。因此,司令台給予學生表達自己的機會,亦隱含鼓勵和肯定學生表現自我的潛在教育意義;但若從另一角度思考,幾乎有機會上台表現的學生都是較為優秀的學生,所以有優秀的表現才能夠有上台的機會,加上司令台同時是一個表揚優秀學業成績表現和其他才藝表現的地點,還有貼在校園榮譽榜上ㄧ張張永遠會有自己名字或是不可能有機會有自己名字的榜單,或許也會讓學生對自己的表現感到自信或失望,而在自我應驗的預言和學生階層文化中,讓優秀的學生更優秀,而學習落後的學生更落後,是另一層面教育再製的潛在教育。

()殘障廁所、殘障坡道、無障礙設施

       校園裡無障礙設施乃是希望透過實質環境的設施設計,提供安全無疑的學校環境,滿足生理殘障者的需求,便利他們的使用與進出,增加他們活動參與的機會。無障礙設施的存在提醒了學生尊重生理障礙者的需要,並適時給予關懷,顯然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是無障礙設施符號中所傳遞的潛在性教育意義。另一方面,此校園符號也透露世界上存在非常多不方便的特殊需求者,所以看到此符號能夠讓學生明瞭自己是健康的幸運者,認知到健康是多麼彌足珍貴的事,因此,知足惜福亦是殘障設施符號帶給學生無限珍貴的情意課程。

()牆壁的佈置

       多數學校會將學校特殊的地方藝術佈置於校園的牆壁上,例如在嘉義布袋、東石沿海學校會進行牡蠣殼的裝置藝術,而牡蠣殼本為廢棄物卻化身為裝置小兵,其中所代表的是一種巧思,它的裝飾提醒小朋友創意能夠起死回生,只要透過靈活的構思,每一位小朋友都可以是藝術家,只要用心,廢棄物都可以有嶄新的生命,此校園中的裝置藝術無形中形塑了學生的創意思維和人文素養。

()校服

       學生穿著相同學校的校服,代表大家都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相同表示一體,隱含著合群的精神,而簡單大方的校服亦宣揚了樸實整潔的價值觀。同時在積極性方面,校服帶給學生一種榮譽感,能夠督促學生努力學習,如穿著地區明星高中、國中或國小的制服,讓學生產生努力不懈方能出類拔萃的信念。而在消極方面,因為每位小朋友所作所為代表學校,所以校服無形中提醒學生不能夠胡作非為。因此,此校園符號同時帶給學生合群、樸實、榮譽等品德教育之潛在課程。

()廚餘桶

       學童上學日在學校享用學校準備的營養午餐,每日皆會留下許多的營養午餐廚餘,而隨著環保意識興盛,廚餘桶更是每所學校必備的校園無污染設備,有些學校會將廚餘桶中的廚餘分送給學校學區附近的社區人士,以供其養殖魚類或畜類,達到垃圾減量與資源回收再利用;也有些學校亦會將廚餘回收,製造成有機堆肥土壤,再施肥在學校培育的植物上,營造一個無污染的綠色校園。因此,此新興校園符號~廚餘桶蘊涵環保議題的潛在概念,不需要再三強調資源必須回收再利用的概念,學生自然具有垃圾減量的環境保護思維。

四、結語

     校園是陪伴學生生長的教育場域,它教導提升個人競爭力的本質知識學能,傳遞社會文化與地理背景等人文涵養,更形塑品德操守等感性情意價值。相較於書本傳遞著知識技能,校園符號更是無所不在地和學生的心靈互動,透過學生的視覺、聽覺等知覺感受,傳遞他所蘊含的教育或非教育意義,其影響力之大更甚於日表所排定的正式課程。姜得勝(2005b)研究中指出校園符號具有其變遷性,認為校園符號會隨著政治、經濟、教育、民族傳統文化、國際思潮、高科技發展、人文與地理環境,甚至戰爭等等主客觀內外在環境因素而改變,因此,我們必須常常檢視原本已經存在校園的校園符號是否合乎時宜?是否能在知識經濟的當代社會中提供學生正面的潛在教育意義?此反思應是校園組織中上至校長下至教師都必須時時思考與分析的教育責任,唯有檢視校園符號所蘊含潛在課程,並適時融合與善用具時代教育意義之校園符號,包含教室環境的布置、設備設施的設置、建築場地的規劃、師生與同儕關係的涵養、歌曲與生活作息之結合等等,才能潛移默化學生之人文素養與情意認知,彰顯教育的核心意義,發揮學校教育事半功倍之效。

      校長是學校課程領導與教學領導的核心,因此,必須肯定潛在教育之重要性,並透過學校成員之間的腦力激盪、集思廣益,或藉由相關議題研討會與研習會之舉辦,協助教師發展潛在課程、言教、身教、境教等專業知能,並建立潛在課程之明確目的,共商校園符號興廢之教育性意義,且適時共同規劃校園符號發展的里程,使得潛在課程的正面教育性可以落實在學校生活中,同時亦能夠實踐環境教育、品德教育、情意教育等生活教育課程,突顯學校本位的特色。換言之,我們必須思考如何妥善運用昔日較為人所疏忽的「校園符號」,提升學校教育效能,進而彌補、強化各類課程之不足,以實現教育理想(姜得勝,2005a)。

五、參考文獻

姜得勝(2005a)。校園符號之探究以「國民中學」為例。國立嘉義大學國民教

     育研究學報,1529-57

姜得勝(2005b)。校園符號與社會變遷關係之研究。教育學刊,024),175-202

陳伯彰2001)。新世紀課程改革的省思與挑戰。台北:師大書苑。

陳啟榮2005)。潛在課程之探析。北縣教育,5351-53

Eisner, E.W. (1985).The art of educational : a per-soner view. London: Falmer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