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治世代家照顧壓力與幸福感之初探

 

林旗德1、林璟玲2*

1.台南科技大學生活應用科學研究所研究生

2.台南科技大學幼兒保育系助理教授

 

摘要

本研究透過文獻探討以了解三明治世代在家人照顧上所承受的壓力、相關因素與家庭幸福感之間的關係。由文獻探討中發現:1.家人照顧壓力會因三明治世代個人的人口特性、認知不同而感受到不同的壓力2.家人照顧壓力程度的高低會影響到三明治世代的家庭幸福。3.三明治世代所感受到的幸福感,會因社會支持程度的不同而有高低。4.社會支持能減緩三明治世代的家人照顧壓力感受,提升家庭的幸福感。

 

 

關鍵字:三明治世代、家人照顧壓力、社會支持、幸福感

 

 

 


Literature Review of Family Care Stress and Well-being in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Chi-Te Lin1 & Ching-Ling Lin2*

1. Graduate Institute of Applied Science of Living. Tain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2.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Early Childhood Educare, Tain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bstract

This study was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among family care stress, related factors and well-being in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baed on literature review. Four findings were addressed. First, family care stress would be different while demographic data and recognition were different. Second, the degree of family care stress would influence well-being in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Third, the well-being would be different while the levels of social support were different. Fourth, social support would eliminate the feelings of family care stress and promote the feelings of well-being.

 

 

Keywords: Sandwich Generation, Family Care Stress, Social Support, Well-being


壹、前言

 

家是社會的基石,人則是家的重要成份元素!人幸福了,家才會美滿,進而社會才會安定。所以,三明治世代是家安固的磐石。三明治世代有了足夠的資源、社會支持,那面對家庭內外的壓力時,三明治世代將是無所懼的,當然其心中的幸福便自然而生,如此一來,家安穩了,社會隨之安定。故三明治世代之幸福感對於家、社會而言,乃是一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幸福是每一個人畢生所求的,也是世上每一個家庭所想要達到的境界,但是,依據行政院青輔會(2009)調查研究指出,五年級生為家中經濟支出所苦,平均每3人就有一人覺得生活苦悶,不快樂比例居各世代之冠。衛生署(2008)統計,台灣地區歷年來25歲到45歲的成年人因一根蠟蠋雙頭燒造成壓力過大,導致身心症、憂鬱症、甚至自殺及自傷之人數、比率呈現增加的趨勢。同時,2008年金融海嘯(Financial Tsunami)造成許多家庭經濟來源頓減,經濟壓力頓增;依行政院主計處(2010)的統計,2009年平均失業率為5.85%,但對2544歲及4564歲中高年齡者而言失業率仍是偏高。許多的公司的無薪假(no-wages vocation)或減薪方式應對,對家庭的經濟收入產生很大的衝擊,相對地,對家庭幸福感亦產生影響,亦成為一項研究議題。

 

根據經建會(2008)的估計, 至2056年平均每一.四名工作人口就得扶養一位老年人;又依內政部(2010)統計資料顯示,國內出生率已降至千分之7.5;即使出生率低迷、家庭孩子數偏少,但父母親在面對孩子的種種需求、教育經費等,總是竭盡所能地供應。因此,「三明治世代」除了要養自己和下一代,還得要扶養與提供老人照顧上逐漸增加的需求,這將帶來經濟和安養等方面的負擔,更是三明治世代所必須解決的問題。

 

人與生俱有群性的特質,很難離群索居,自然就形成人與人之間的互相依賴。當個體面對壓力無法單獨解決時,很自然的會尋求外在的協助,也就是尋得社會支持(楊麗晴,2000)。在家庭面臨壓力時社會支持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從國內外的實徵研究中可看出,社會支持可降低三明治世代的生活壓力(井敏珠,1992)、角色衝突(王慧姚,1981;陳彰儀,1985 Pittman & Lloyd1988),並對生活滿意度(井敏珠,1992)、壓力適應(邱書璇,1993)、親職角色(林慈航,1992)有所助益,因此社會支持有著非常重要的保護功能、有助於個人面對生活壓力,並且能夠緩衝壓力事件所產生的負向作用,不會令人覺得無力感、毫無援助而令人沮喪(劉瓊美,2006)。陸洛(1996)也指出社會支持對女性個人的身體健康、幸福感具有保護與促進的功能;施建彬(1995)在幸福感相關因素探討研究中發現,社會支持的接受與給予愈多,幸福感愈高。

 

貳、家人照顧壓力與幸福感之相關研究

 

一、理論架構

本研究將父母與子女間的連結原則大致擬區分為相處關係、代間交換及孝道觀念。在此原則下,以洪湘婷(1998)所歸納之照顧角色相符合理論為本研究之基礎,如:交換理論、責任論與依附理論。分述如下:

()交換理論

交換理論的中心議題是人,其中酬賞與互惠概念是交換理論的礎石(施文玲,2006);探討的是無形的成本和利益的交換,如:尊重、聲譽、友誼、及關心等(吳盛,林杏子,王志嘉,魏佑寧,2009)。它指出每件事都有代價;在公平互惠的原則下,試圖以最小的成本將自己的報酬最大化。Walker, Pratt & Eddy1995)指出子女所提供的照顧與家庭成員間的照顧關係會受到社會交換理論中擴大報償與降低成本的行為而強化。

 

()責任論

在中國人的傳統道德觀念中,孝順父母是天經地義之事。我國民法親屬篇第1084條到1086條規範:父母為其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子女應孝敬父母;第1115條又規範子女為扶養父母的首要之人。所以,責任論者認為子女照顧父母是義務或是道德責任;沒有選擇或要不要照顧的權利。Lee, Netzer Coward (1994) 提出孝道是指成年子女認為自己對父母應盡的責任及供給;另有學者研究指出不論結婚與否,台灣地區之子女大多視照顧父母為理所當然之孝道表現(Liu, 1993)

 

()依附理論

依附理論最早用來解釋嬰兒與照顧者之間所建立的情感連結 (Bowlby, 1973)Bowlby1980)又將依附理論的觀點從嬰兒與母親之間的關係擴充到成年子女與老年父母的接觸上,他指出成年子女與老年父母同樣會在情感上互相依附,只是成年子女以協助或照顧行為來維持兩者之間的情感連帶;依附關係會影響到子女對父母的協助行為及對未來協助的承諾(Cicirelli,1983)。Hazan Shaver (1987) 認為早期依附所形成的內在運作模式,將影響成人時的人際關係,之後並在成人依附之研究中,發現兒童與照顧者之間的情感連結特性亦適用於成人。故依附不但可呈現出與過去經驗類似關係的樣貌,並能作為現在、未來際互動的基礎(孫頌賢,2007Bowlby,1988)。

子女對父母照顧的原因雖然包括了子女對父母的依附、孝順的義務、及父母的依賴,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依附,也就是兩個人之間情緒及情感地連結(Cicirelli, 1981)。因此,子女在小時候與父母的關係較佳、情感連結較強時,父母與子女兩代間的交換關係會比較平衡,相對地父母與子女兩代間關係也會很好,個體所感受到的壓力較小,所以子女不僅願意投注心力照顧父母,而且在照顧的過程當中,雙方情緒的衝突也會比較少(Greene & Monahan, 1989)

綜合上述,子女可能基於上述各種因素承擔起照顧父母的責任,但是關於照顧角色的扮演及照顧品質的高低,卻深深受到與原生父母關係好壞的影響。

 

二、三明治世代家人照顧壓之相關研究

()三明治世代的意義

學者Künemund(2006)指出,三明治世代即是以往所說的「中年」。對於既要照顧子女,又要照顧年老父母的中年世代,社會學家特別稱之為「三明治世代」(Byrd, 2002)。三明治世代同時擔任老年父母的照顧者,也要照顧家中未成年子女,這兩個角色往往會隨著對下一代教育的重視而逐漸凸顯其衝突(Byrd, 2002Künemund, 2006Williams, 2004)。三明治這個世代既沒有享樂主義,更沒有「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任性,有的只是變成在生活與經濟壓力之間喘不過氣來的三明治夾心而已。

 

()三明治世代家人照顧壓力的研究:

心理免症學的研究指出,壓力會導致滿意度的降低(Calabress, Kling & Gold, 1987)。另Holmes Rahe 量表上的多數事件都是發生在家庭中,而且最有壓力的事件中的10項是屬於家庭事項(引自鄭維瑄,楊康臨,黃郁婷,2004);又Hobson, Kaen, Szostek, Nethrcut, Tiedmann Wojnarowicz1998)在 51 件壓力事件中,指出照顧生病或年老的家人壓力高居第18名,顯見老人照顧是一件壓力極大的事情,尤其是老人所需的照顧工作項目越多、照顧時間越長,壓力也就越大。

壓力可分成主觀壓力與客觀壓力二種(Montgomery, Gonyea & Hooyman, 1985)。主觀壓力與照顧者的個人特性有關,客觀壓力則與照顧工作的特性有關。學者對於照顧者壓力的感受-照顧者負荷、照顧者緊張、角色緊張等,經常視為照顧者處理實際問題及心理需求結果(Yee & Schulz, 2000)。Chou(2000)指出照顧者所感受的壓力,包括個人體力所能負擔的能力、健康狀況的改變、社會文化變遷帶來之衝撃、所能提供的照顧能力、孩子的教育問題、婚姻狀況、家庭發展、家庭其他成員的狀況、及生活形態與職業的改變。

所以,三明治世代因為照顧家人所產生的種種壓力,大致分類為身心負荷加重、社會疏離感、角色衝突與緊張、角色挫折與模糊及經濟負擔增加等層面,茲分述如下:

1.身心負荷加重:

社會價值觀是心理壓力的來源,尤其在中國的傳統觀念中,照顧家人是身為子女或父母的任務,如果沒有照顧好家人,就會被認定未能做好本分,甚至還會遭受到社會輿論的壓力。所以,照顧者最常出現的心理的壓力問題是憂慮。尤其當父母罹患重大疾病、需求依賴愈多時,照顧者的自我健康評估愈差,且健康情形易愈下滑、變差(吳聖良、胡杏佳、姚克明,1991Levine & Lawlor, 1991Williams, 1993)。更因擔心照顧不周延、無人可分擔照顧的工作,導致經常背負著如何照顧病人及因應特殊問題的心理壓力,也因此常引發照顧時的心理挫折感(史曉寧、黃愛娟,1996)。

因此,照顧工作之壓力除了對照顧者之健康情形有所影響之外,對於照顧工作之良窳,更是照顧者的心理一大負擔。

 

2.社會疏離感:

Cecil, Offer & Leger (1987) 研究指出對於家人照顧者而言,在照顧的過程中常因照顧工作的關係而暫停社會關係以及其他活動,因而內心感到孤立與生活受限。三明治世代常為了給被照顧者有良好且充足的照顧,在生活作息上調整或減少自己的社交生活,減少與社會的接觸,導致三明治世代會有與社會脫軌、接不上的感覺。

 

3.角色衝突與緊張:

角色衝突是指個人經常被要求扮演與他們價值系統不一致的角色,或者同時扮演兩種以上相互衝突的角色時,所產生的心理狀況(鍾惠萍,2006)。當照顧工作與家人起爭執,導致所有家庭成員的態度、期望、親友關係的改變及家庭成員照顧病人時所產生的角色衝突都會造成壓力(潘依琳、田聖芳 & 張媚,1998Robinson-Smith & Mahoney,1995)。

綜合上述,當三明治世代對自己的期待與家中其他成員的期待有所出入或無法符合時,常會造成三明治世代角色衝突現象的產生,增加三明治世代的照顧負荷緊張壓力。

 

4.角色挫折與模糊:

個體的角色扮演與其情境有著密切的關係,一旦環境對角色扮演產生阻礙作用時,則會產生「角色挫折」 (宋鎮照,2005)根據 Kahn, Wolfe, Quinn, Snoek Rosenthal (1964) 的定義,角色模糊是指個人缺乏足夠的訊息,以決定如何扮演適當的角色。也就是因為目標與責任的範圍缺乏清楚的界定所產生的,幾乎每個人都曾有過角色模糊之經驗。所以,角色模糊有時是無法避免的,然角色模糊的程度愈高,那麼所感受到的挫折便愈大(Cherniss,1980)

在照顧的過程中,成年子女必須接受照顧父母的事實及面對照顧事件所帶來的衝擊,包括重新定義和父母之間的角色關係、解決家庭成員因角色互動所產生的關係改變(Abel, 1991)

三明治世代在照顧年邁體弱的父母時,有時不可避免的必須運用權威或命令,如復健、吃藥等,這種權威地位的角色互換,易使得三明治世代常處在協助老人恢復身體功能與維持老人的尊嚴及自我形象之間掙扎。

 

5.經濟負擔增加:

三明治世代一方面既要考慮照顧下一代的經濟需求,更要注意到因照顧年邁父母的額外支出;鄭清霞、鄭文輝(2007)的研究推估出,台灣全部人口自2006~2031年的長期照顧費用約是自769.21億元成長至1174.34億元,可知照顧者的經濟壓力之大。Dwyer(1994)更指出家人照顧者常因照顧工作導致無法外出工作致收入減少或者是照顧的額外支出導致經濟負擔增加。

1984年後,國內出生率逐年下降,使得幼年人口持續減少,加上死亡率下跌,使得人口的年齡結構在老年部份加重(王卓聖,2009)。因此老年人可供同居成年子女數逐漸減少(楊靜利、陳寬政、李大正,2008),更造成共同負擔照顧費用的手足日益減少,造成經濟負擔與與經濟壓力相對地升高,更加重因照顧需額外支出的負荷。

 

家人的照顧壓力是多層面的,它對健康、情緒、就業、經濟、社交或休閒等方面均會有所影響。三明治世代在照顧歷程中既希望有人分擔照顧、能有喘息的空間,卻又害怕因看顧不妥、致生罪惡感;照顧年邁的父母是子女應盡義務不應假手他人及推卸責任,不放心將他交給別人。因此額外照顧責任的產生與原本社會角色的衝突、與見到父母日趨衰弱的挫折等都是三明治世代在家人照顧上必須面對的壓力。

 

三、影響三明治世代家人照顧壓力之變項

OBrien1993)指出壓力的感受與所處的情境過程的內外在資源的認知評價有關,而「認知評價」和「與生俱來」的人格特質有關,不同的認知會產生不同程度的壓力感受;所以,可知照顧者的壓力感受與人口基本特性如年齡、性別、教育程度和社經地位有關。

三明治世代可謂是人生的黃金時期,正要開創人生重大的局面,更面臨多方面的發展任務,除了負擔工作上的眾多要求外,又要照顧自己的小孩、家庭以及年邁的父母(Chappell, 1990) ;因此,三明治世代因人口背景特質,在心理、生理上的壓力感受有所不同。

 

四、社會支持對三明治世代家人照顧壓力之影響

()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之意涵

Cobb1976)認為社會支持就是個體相信他是被愛、被關心、被尊重及被瞭解,且屬於相互溝通網絡中一份子;更是個人經由與他人之互動而滿足基本社會需求(social need)的程度,在尊重、親密與安全感等方面經由家人、親戚、同事或其他重要他人之人際互動來獲得(Caplan, 1974), 包括分享、關懷、親密與養育機會,價值感的保証,及協助指導的功能。

()社會支持對家人照顧壓力之影響

社會支持有助於個體因應壓力,並促進身心健康(高寶蓮,1998陳惠君,1998;葉英堃,1995;鄭惠文,2000 Dunn, Burbine, Bowers Tantleff-Dunn, 2001);社會支持是緩衝家庭壓力、調適情緒的重要因素,透過適切的支持資源確可減輕家庭的照顧負荷,尤其當支持是來自於母系原生家庭及正式社會資源,兩方能共同分攤照顧責任及經濟負擔時,更有助於家庭壓力的減輕(倪志琳,1995;張淑芳,2000Hornby Ashworth, 1994Norton Drew, 1994Sandler, Warren Raver, 1995)。所以,社會支持是促進身心健康調適的催化劑(Flanagan & Holmes, 2000)。因此,社會支持被視為一種緩衝系統,可以使人補充能量、減低倦怠感,同時可直接滿足個體情感的需求或直接減少壓力來源(Thoits, 1982)

因此,三明治世代在面臨照顧壓力時,如果有足夠的社會支持,那他對於壓力的感受就會相對地減少,尤其社會支持來自親近的家族成員,對壓力的緩衝、減低效果會更大。

 

五、三明治世代的幸福感

()幸福感(Well-Being)之意涵

國外學者對於幸福感的研究興起於1970 年代,當時每位研究者從不同角度對幸福做不同的探討,對幸福感的解釋和定義各有不同的見解,試圖對幸福感提出合理的解釋,使得關於幸福的名詞既多且雜(Lu & Shih, 1997),如快樂(Happiness)、客觀幸福感(Objective Well-Being)、主觀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以及生活滿意(Life Satisfaction)等。雖然國內外學者對幸福感的觀點不一,然基於幸福感為一種個人主觀的內心感覺,因此本研究對上述相關名詞並未刻意區分,均以幸福感表示。

 

()西方幸福感理論

關於西方幸福感(Well-Being)之理論點看法,心理學家大致將之分為需求滿足理論、特質理論、判斷理論、動力平衡理論等四類,分述如下(引自施建彬,1995)

1.需求滿足理論:需求滿足理論認為個體的「幸福」與否,根植於個體需足的滿足之上;如果個體的需足長期得不到滿足時就會有不幸福的感受。此需求滿足理論對觀點,以事件滿足後對帶幸福感的感受為主要考量,因此,個體的幸福感受會隨著生活中的事件變動而有不同的感受程度,其相關的理論有三,分述如下:

(1)目的理論(Telic TheoryEndpoint Theory) 又稱為終點理論(Endpoint Theory):幸福彷彿是一種目標,目標達成了,就會產生幸福感。

 

(2)苦樂交雜理論(Pleasure and Pain Theory, Zero Sum Theory)或零和理論(Zero Sum Theory):認為幸不幸福其實是在一起的、是循環相對存在的,但兩者的總和值等於零。

 

(3)活動理論(Activity Theory) 又稱為自動目的理論(Autotelic Theory):認為個體藉由參與嗜好、社會互動、運動等活動的過程之中,得到幸福的威受,所以他們認為幸福是人類活動下的產物之一,是無意中所得到的。

 

2.特質理論:此派學者認為幸福感是來自於個人的特質,所以他們自人格特質與認知功能特質兩個角度來探討幸福感,其相關理論有二,分述如下:

(1)連結理論(Associationistic Theory):此派學者以認知、記憶及制約等原則的個人特質,來加以解釋為什麼某些人特別容易感到幸福、而有些人卻容易墮入悲傷之中。

(2)人格特質理論(Trait Theory):認為幸福感是一種穩定的特質,因此想要了解幸福感的現象,必須由人格特質部份加以研究才是;學者們又認為有關幸福感的人格特質可能是個體的天賦或較易誘發的生理機制或是後天學習的產物。

 

3.判斷理論(Judgement Theory):此派學者認為幸福感是一種比較的結果,幸福是來自於與自我的理想生活、價值觀比較,或是與他人比較,或和自己的過去做比較或將上述三個比較標準融合為一後產生的結果,若是比他好或高於過去,幸福感便油然而生。其相關的理論有五,分述如下:

(1)期望水平理論(Aspirationlevel Theory):期望水平理論的學者認為,所謂的幸福是評斷者將現實狀況與理想狀態比較後所得的感受。

(2)社會比較理論(Social Comparison Theory):社會比較理論的學者認為 幸福是與他人比較後的結果。

(3)適應理論(Adaptation Theory) 與範圍-頻率理論(Range-Frequency Theory):適應理論與範圍-頻率理論的學者認為幸福感是與個體自我過去經驗比較後所得的結果。

適應理論學者認為如果一件以往從未發生的事件發生了,就會有幸不幸福的感受;過一段時間後,此事件不再引起個體的情緒反應,就會成為個體內在的一種標準,若日後再發生類似的事件時,個體就會加以比較,如果感覺比以往好,就感到幸福,反之就感到不幸福。

範圍-頻率理論是適應理論的修正,學者認為判斷者的判斷標準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會依最近所發生的事件不斷地修正其評判標準。

 

(4)多重差異理論(Multiple Discrepancies Theory):學者認為個體將目前的狀況與個體過去的經驗、個人的理想目標、他人等加以比較後之差異,如果兩者的差異愈小則幸福感愈高。

 

(5)修正理論:此派學者認為比較理論太過重視認知因素,忽略了情緒因素,因此將認知而與情緒兩者加以整合,以評估幸福感。

 

4.動力平衡理論(Dynamic Equilibrium Model):此派學者認為幸福感因人格特質因素而能保持穩定平衡的狀態;然當生活中發生非常不同於以往已有經驗的事件,且對幸福威的平衡狀態有所威脅時,個體的幸福感才會有所改變,此時人格特質便會發揮平衡功能,將變動中之幸福感拉回至原先的穩定狀態。

 

由各學派、學者對幸福感的看法可知,各理論學者之間對幸福感之觀點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沒有一致的見解,這是因為各派所著重的觀點及研究內涵不同與幸福感是個體主觀的心理感受所致。

 

()中國人的幸福觀點

幸福感的研究不是只有西方才重視,中國自古以來也非常地有興趣,中國人自己也有一套的看法,分述如下(陸洛,1996)

1.易經認為幸福與災禍有如雙面鏡一般,是無法分離的;有福就有禍,有禍就有福,不可為了一昧地追求幸福而毀了自己。

2.儒家主張性善說,人人皆有向善的本性,幸福就在於邁向追善的努力過程中。

3.道家認為幸福即是以自我本性的澄清、不追求物質的外在慾望,用無為來順應才能獲得。

4.佛家對幸福的闡釋則是遠離慾望、追求無憂無慮的生活,且用利他的行為來捨棄個人的一切私念,明心見性,追求心靈的和諧與安寧。

 

綜上中國的各家學派的看法,雖然沒有明確的幸福感定義,甚至連「幸福」此名詞都不曾使用過(陸洛,1996),然自儒、道、佛三大主流對幸福的闡釋,可知幸福感的來源除了個我層次的滿足、愉悅、掌控與成就之外,尚可能還具有人際和諧的特性。

 

因此,對幸福感的內涵及影響因素而言,由於東西方各家學派、學者所著重的觀點不同,對於幸福感的解釋亦有所不同,各有其優劣點及限制存在,無法對幸福感做一全面性闡述,進而導致幸福感的理論與看法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沒有一致的見解,這是因為幸福感是個體主觀的心理感受所致。因此,在探討幸福感的變項上,本研究採用整合的觀點,更將判斷理論和動力平衡理論的精要包含進來,如此一來不僅可由個人特質部分來說明幸福感長期穩定的特質,同時也合理的解釋生活事件對幸福感所產生的短期性的影響。

 

本研究對幸福感之觀點,採取Andrews Withey(1976)的定義:幸福感是一種個人的主觀經驗,以認知及情感兩向度對生活整體的滿意度進行評估,並擴充加入身心健康層面來探討個體評估整體生活的滿意度與其所感受正、負向情緒的強度而成。

 

()三明治世代幸福感相關性研究

當一個人身體較健康時,較能體驗到生活快樂;因此,主觀幸福感也相對較高;反之,當一個人身體不健康,因常處於病痛折磨之中,體驗生活中的不幸,主觀幸福感就會明顯下降;因患慢性疾病的老年人,由于身受疾病折磨,限制其活動範圍,影響到對生命的熱情,進而無精打采,缺乏活力,最終降低了幸福感。另受教育程度愈高之老年人,其幸福感越高(高紅英、苗元江,2008)

對照顧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照顧者研究指出,主要的照顧者以配偶為先,但當配偶無法照顧或去世時,則由成年子女照顧,又以女兒或媳婦提供的照顧較多(Schulz & Martire, 2004);又多位學者(Miller & Cafasso, 1992; Yee & Schulz, 2000)的研究指出,女性照顧者較男性易感受到高度的憂鬱與焦慮感致生活滿意度較低。因此,照顧的壓力愈大的三明治世代女性,會因其生活滿度較低導致幸福感受偏低。

葉于嘉(2009) 針對早產兒母親之人格特質與幸福感的研究發現,年紀愈輕、教育程愈高、家庭月收入愈高的早產兒母親有較高的幸福感。早產兒母親的人格特質與幸福感呈正相關。

另子女和父母的依附關係愈好者,其生活滿意度愈高,即幸福感愈高。林純妃(2007)的研究發現老年人夫妻關係、子女關係、友伴關係和生理、心理、社會等利益均與整體生活滿意度呈顯著正相關。而陳秀逸(2007)對老人情感依附之研究指出,安全依附型的老人其幸福感較佳。另有研究指出,若退休者之退休生活型態能展現出:家人的支持、做自己、有充實感、被需要、分享、生命意義感,便可獲得幸福(張靖姿,2008)。因此,當老人與成年子女間的代間依附情感高時,其生活滿意度相對地較佳;當老人與成年子女間的代間衝突高即依附關係欠佳,其生活滿意度就低 (黃筱君,2008),幸福感受相對地偏低。

張淑芬(2005)針對原住民老人參與日托活動情形對其生活滿意度之影響的研究指出,有參與日托活動的原住民老人其生活滿意度高於未參加日托活動者。郭素惠(2005)針對老人社區日托參與之研究指出,有參與日托者之經濟狀況與社會支持及生活滿意度有顯著性正相關,參與日托的老人在社會支持的主要來源皆以配偶、子女及媳婦居多,當主要照顧者屬不同住的子女,日托照顧的參與確實緩解照顧者壓力。

影響幸福感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身體健康與否。研究顯示,老年病人的幸福感較正常人低(邹涛、陈靜,2007)。故老年人身體健康狀況越好,幸福感越高(高紅英、苗元江,2008);即身體健康狀況越差,幸福感越低。因此,當老年人身體不健康有疾病時,常會增加照顧者的壓力,相對地降低照顧者的幸福感程度。

施建彬(1995)在幸福感相關因素探討研究中發現,如果社會支持越多,幸福感越高;接受社會支持越多,幸福感亦越高。高紅英與苗元江(2008)的研究亦指出家庭關係與人際關係越好,親密朋友越多(即社會支持愈多)的老年人其幸福感越高。

 

綜合上述文獻得知,關於壓力感受對幸福感的影響,常會因為身體健康狀況、社會支持、年紀、收入、依附關係之良窳等造成三明治世代壓力之增加,而改變其幸福的感受。

 

參、結論

綜合以上研究與理論基礎,歸納為以下結論,作為三明治世代照顧家人及幸福感之參考:

1.  家人照顧壓力會因三明治世代個人的人口特性、認知不同而感受到不同的壓力

2.  家人照顧壓力程度的高低會影響到三明治世代的家庭幸福。

3.  三明治世代所感受到的幸福感,會因社會支持程度的不同而有高低。

4.  社會支持能減緩三明治世代的家人照顧壓力感受,提升家庭的幸福感。

 

肆、參考文獻

中文部份

井敏珠(1992)。已婚職業婦女生活壓力與因應策略、社會支持之研究。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王慧姚(1981)。已婚職業婦女的角色衝突及其生活滿意度。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博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王卓聖(2009)。家庭結構變遷與婦女福利之思維。2009218,取自http://sowf.moi.gov.tw/19/quarterly/data/101/22.htm

內政部(2010)。重要參考指標2010124,取自http://sowf.moi.gov.tw

行政院主計處(2010)。9812月暨全年人力資源調查統計結果2010123,取自http//www.dgbas.gov.tw

行政院青輔會(2009)。台灣青年世代圖像2009821,取自http://www.nyc.gov.tw

史曉寧、黃愛娟(1996)。家庭重病老人患者之主要照顧者壓力源和其家庭功能因素之探討。榮總護理,13(2)138-146

吳盛、林杏子、王志嘉、魏佑寧(2009)。整合關係模式理論與社會交換理論探討資訊人員知識分享行為ICIM2009 第二十屆國際資訊管理學術研討會,2644-2653

吳聖良、胡杏佳、姚克明(1991)。台灣地區居家照護老人主要照顧者負荷情況及需求之調查研究。公共衛生,18(3)237-248

宋鎮照(2005)。社會學。台北︰五南。

林純妃(2007)。鄉村地區老年人休閒參與對其生活滿意度影響之探討。大葉大學休閒事業管理學系碩士論文,未出版,彰化縣。

林慈航(1992)。已婚職業婦女角色衝突、社會支持對親職角色扮演之影響研究。中國文化大學兒童福利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邱書璇(1993)。已婚職業婦女之社會支持、內外控取向與壓力調適方式之研究。中華家政,2268-75

施文玲(2006)。社會交換理論之評析。網路社會通訊期刊,5298712。取自http://www.nhu.edu.tw/~society/e-j/52/52-15.htm

施建彬(1995)。幸福感來源與相關因素之探討。高雄醫學院行為科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高雄。

洪湘婷(1998)。期待與現時之間成年子女照顧老年父母的角色探究。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孫頌賢(2007)。大學生伴侶間人際行為對愛情依附的影響。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高紅英、苗元江(2008)。影响老年人幸福感的因素探析。江西社會科學,2008(11)198-201

高寶蓮(1998).裘馨型肌肉失養症患孩父母親的社會支持、照顧負荷與生活品質之相關探討。國立高雄醫學大學護理學研究所,未出版,高雄。

倪志琳1995。自閉症兒童與其家庭。特殊教育季刊,5616-22

張淑芳(2000)。自閉兒童家庭的壓力。台東特教簡訊,1157-63

張淑芬(2005)。原住民老人參與日托活動情形對其生活滿意度之影響。高雄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高雄。

張靖姿(2008)。退休生活型態與退休者幸福感理論建構。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生命教育與健康促進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郭素惠(2005)。老人社區日托參與之研究:參與感受,社會支持及生活滿意度分析。臺中健康暨管理學院長期照護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中縣。

陳秀逸2007彩霞滿天:老人情感依附之研究。元智大學資訊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桃園縣。

陳惠君(1998)。單親父母之生活壓力、因應方式、社會支持與其情緒適應之相關性研究—以高雄縣婦幼館向日葵聯誼會成員為例。暨南國際大學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南投縣。

陳彰儀(1985)。台北市已婚職業婦女之休閒興趣,參與情形與生活型態。教育與心理研究,8191-210

陸洛(1996)。中國人幸福感相關因素之探討。國科會專案報告,計畫編號:NSC85-2413-H037-002

黃筱君(2008)。老人自主性、代間關係與生活滿意度之研究。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碩士班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縣。

楊靜利、陳寬政、李大正(2008)。台灣近二十年來的家庭結構變遷台灣社會福利學會2008 年年會暨「新世紀社會保障制度的建構與創新:跨時變遷與跨國比較」國際學術研討會135-153

楊麗晴(2000)。父母離婚兒童的生活適應之主觀經驗探討。東吳大學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經建會(2008)。委員會報告案台灣未來人口推計簡報台北:行政院。2009129,取自http://www.cepd.gov.tw/

葉于嘉(2009)。早產兒母親之人格特質與幸福感相關研究。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學系碩士論文,未出版,新竹。

葉英堃(1995)。綜說生活事件、社會支持與精神疾病。中華精神醫學,9(3)177-186

劉瓊美(2006)。三明治世代家人照顧壓力與因應策略之相關研究。國立嘉義大學家庭教育研究所,未出版,嘉義。

潘依琳、田聖芳、張媚(1998)。居家臥床病人其主要照顧者之壓力源、因應行為與身心健康之探討。公共衛生,24(4)219-234

衛生署(2008)。統計公布欄。台北:行政院。2009125,取自http://www.doh.gov.tw/CHT2006/DM/DM2_2.aspx?now_fod_list_no=10327&class_no=440&level_no=4

鄭清霞、鄭文輝(2007)。我國長期照顧制度的費用估算與財務處理臺大社工學刊,15167-218

鄭惠文(2000)。失業青年之生活壓力、休閒支持、休閒決心與身心健康之關係研究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輔導研究所,未出版,高雄。

鄭維瑄,楊康臨,黃郁婷等譯(2004)。家庭壓力McKenry, P. C. & Price, S. J., 2000著。台北:五南。

鍾惠萍2006台灣圖書出版業編輯人員角色壓力之研究。南華大學出版事業管理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嘉義縣。

邹涛、陈靜(2007)。內科老年病人幸福度与抑郁相關性研究。貴陽醫學院學報,32(5)517-518

 

西文部份

Abel, E. K. (1991). Who cares the elderly? Public policy and experiences of adult daughters. Unpublished masters thesis, University of Temple,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U.S.A.

Andrews, F. M., & Withey, S. B. (1976). Social indicators of well-being: Americas perception of life quality. New York:Plenum Press.

Bowlby, J. (1973). Attachment and loss:Vol.2. Separation.New York:Basic Books.

Bowlby, J. (1980). Attachment and loss: Loss, sadness and depression. New York: Basic Books.

Bowlby, J. (1988). Development psychology comes of age.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45, 1-10.

Byrd, V. (2002). Career Counseling for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International Career Development Conference, 27-33.

Calabress, J. R., Kling, M. A., & Gold, P. W. (1987). Alterations in immunocompetence during stress, bereavement, and depression: Focus on neuroendocrine regula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44, 1123-1134.

Caplan, G. (1974). Support Systems and Community Mental Health Letures on

Concept Development. N.Y.Behavior Publication.

Cecil, R., Offer, J. & Leger, F. (1987). Informal Welfare: a sociological study of care in Northern Ireland. Hamshire: Gower.

Chappell, N. L. (1990). Aging and social care. Handbook of aging and the social Sciences. New York: Vab Nostrand Reinhold.

Cherniss, C. (1980). Staff burnout: Job stress in the human services. Beverly hills: Sage.

Chou, K. R. (2000). Caregiver burden: A concept analysis. Journal of Pediatric Nursing, 15(6), 398-407.

Cicirelli, G.. (1981). Adult children and their elderly parents in family relationships in later life. California: Sage.

Cicirelli, G.. (1983). Adult children attachment and helping behavior to elderly parents: Apath model.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815-824.

Cobb, S. (1976). Social Support as a Moderator of Life Stress. Presidential Adress.

Psychosomatic Medicine, 38(5), 300-314.

Dunn, M. E., Burbine, T., Bowers, C. A. Tantleff-Dunn, S. (2001). Moderators of stress in parents of children with Autism. Journal of Community Ment Health, 37(1), 39-52.

Dwyer, J. W. & Lee, G. R. (1994). Reciprocity, elder satisfaction and caregiver stress and burden: The exchange of aid in the family caregiving relationship.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56(1), 35-44.

Flanagan, J. & Holmes, S. (2000). Social perceptions of cancer and their impacts:Implications for nursing practice arising from the literature. 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 32(3), 740-749.

Greene, V., & Monahan, D. (1989). The effect of a support and education program on stress and burden among family caregivers to frail elderly persons. The Gerontologis, 29(4), 472-477.

Hazan, C. & Shaver, P. (1987). Romantic love conceptualized as an attachment proc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2, 511-524.

Hobson, C. J., Kaen, J., Szostek, J., Nethrcut, C. M., Tiedmann, J. W., & Wojnarowicz, S. (1998). Stressful life events: A revision and update of the 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cal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tress Management,5(1), 1-23.

Hornby, G. & Ashworth, T. (1994). Grandparents support for families who have children with disabilities. Journal of Child and Family Studies, 3(4), 403-412.

Kahn, R. L., Wolfe, D. M., Quinn, R. P., Snoek, J. D. & Rosenthal, R. A. (1964). Occupational Stress: Studies in Role Conflict and Role Ambiguity. New York:Wiley.

Künemund, H. (2006). Changing Welfare States and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Increasing Burden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geing and Later Life , 1(2), 1130.

Lee, G. R., Netzer, J. K., & Coward, R. T. (1994). Filial responsibility expectations and patterns of intergenerational assistance.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56, 559-565.

Levine, J., & Lawlor, B. A. (1991). Family counseling and legal issues in Alzheeimersdiaease. Psychiatry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14, 285-296.

Liu, T. S. (1993). Intergenerational relationships and their influences on marital satisfaction: A study of young Chinese couples in Taiwan. Unpublished masters thesis, University of Purdue, West Lafayette, Indiana, U.S.A.

Lu, L. & Shih, J. B. (1997). Sources of happiness: A qualitative approach. Th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37, 181-187.

Miller, B. & Cafasso, L. (1992). Gender differences in caregiving: fact or artifact? Gerontologist, 32, 498507.

Montgomery, R. J. V., Gonyea, J. G., & Hooyman, N. R. (1985). Caregiving and the experience of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 burden. Family Relation, 34(1), 19-26.

Norton, P. & Drew, C. (1994). Autism and potential family stressors.The American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22(1), 67-76.

OBrien, M. T. (1993). Multiple sclerosis: Stress and coping strategies in spousal care. Journal of Community Health Nursing, 10(3), 123-135.

Pittman, J. F. & Lloyd, S. A. (1988). Quality of family life, social support, and stres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50(1), 53-67.

Robinson-Smith, G. & Mahoney, C. (1995). Coping and marital equilibrium after strok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Nursing, 27, 83-89.

Sandler, A. G., Warren, S. H. & Raver, S. A. (1995). Grandparents as a source of support for parents of children with disabilities. A brief report.Mental Retardation, 33(4), 248-250.

Schulz, R. R. & Martire, L. M. (2004). Family Caregiving of Persons With Dementia: Prevalence, Health Effects, and Support Strategies. Am J Geriatr Psychiatry, 12(3), 240-249.

Thoits, P. A. (1982). Conceptual, methodological and theoretical problems in studying social support as a buffer against life stress. Journal of Health and Social Behavior 23, 145-159.

Walker, A. J., Pratt, C. C., & Eddy, L. (1995). Informal caregiving to aging family members:A critical review. Family Relations, 44, 401-411.

Williams, A. (1993). Caregivers of persons with stroke: Their physical and emotional wellbeing. Quality life Research, 2, 213-220.

Williams, C. (2004).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 Statistics Canada-Catalogue no.75-001-XIE, 5-12.

Yee, J. L. & Schulz, R. (2000). Gender differences in psychiatric morbidity among family caregivers: A review an analysis. The Gerontologist, 40(2), 147-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