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之研究

社會學習領域在職碩士班         林惠美   M982416

壹、            前言

2008全球金融發生海嘯,美國國力大幅衰退,美國想藉著貶值美元來減輕負債,但是這

樣美元的國際地位卻受到質疑,而此時倡導建立亞洲貨幣基金,以及俄羅斯也提出一個中亞、東歐的區域貨幣的聲音不斷提出對美元形成的挑戰,而從2010年元旦後,東協之間取消貿易關稅,各國貿易以人民幣計價,中國的人民幣乘勢崛起,成為全球能和美元有抗衡的地位,而想要人民幣升值的聲音就不斷的出現。而人民幣的漲跌,牽動全球匯銀人士的目光,中國人口數是世界第一,外匯存底也使世界第一,要如何解決匯率的升貶,令人很期待。

貳、            中國大陸民幣外匯制度的沿革

所謂匯率是指貨幣對外的價值而言,也就是貨幣能夠對外國商品的購買力,世界是大部分的貨幣基本上都只能流通於國內,而無法直接購買外國的財貨,因此如果要購買外國的財貨,必須先兌換成所必須的外國貨幣,而兩種貨幣之間兌換的比率,即可稱之為匯率(Rate of Exchange)。

中國的外匯制度,為了加強外匯管理,增加國家外匯收入,節約外匯支出,有利於促進國民經濟的發展,並維護國家利益,一切外匯的收入和支出,各種外匯票證的發行和流通,以及外匯、貴金屬和外匯票證等進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境,都應當遵守外匯管理暫行條例。

中國大陸於1949年至1952年年期間因為戰亂所帶來的通貨膨脹問題,以及物資短缺等相關

性的經濟問題,導致人民幣發行初期,面臨嚴重的信心不足,加上當時的國家外匯資源缺乏,外匯收入主要靠私營企業和海外匯進的僑匯,為了有效運用有限的外匯,實行比較嚴格的外匯管制。

但從1953年的計畫經濟以來,於1979年開始實行外匯留成制度、198010月起為安排留成額度之互通有無、19883月成立外匯調劑中心、1994 4 月實施管理浮動匯率制度、1994 4 4 日在上海成立中國外匯交易中心、19962月公布「外匯管理條例」。中國的外匯制度沿格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個時期: 計劃經濟時期、經濟起飛時期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一、   國民經濟恢復期(1949-1952年)

中國人民銀行成立後,於1948121首次發行貨幣,1949119,中國人民銀行以天津口岸的匯價為基準,正式對外掛牌,1美元折合人民幣80元;隨後,各大城市也陸續掛牌公佈匯率,只是當時各大行政區所公佈之外匯牌價並不相同,形成了一國多匯率之奇特現象。當時人民幣匯價是根據兩國物價對比作為基礎來計算;由於中國大陸主要是以美國作為貿易對象,因此人民幣匯率主要以對美元的購買力為計算基礎,至於兌換其他國家貨幣皆是以美元匯率來套算。

19499月,「大陸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通過《共同綱領》,明確規定:「禁止外幣在國內流通,外匯、外幣和金銀買賣應由國家銀行經營」。指定中國人民銀行為國家外匯管理機構,並制定外匯暫行辦法和實行細則,由中國人民銀行旗下之中國銀行負責外匯業務。195010月政務院頒布《外匯分配使用暫行辦法》,外匯收入一律交由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統一掌控分配使用。

人民幣發行初期人民信心不足,人民幣的幣值不穩,人民幣貶值非常厲害,中國大陸國內物價呈現惡性通貨膨脹現象,由於美國國內也正處於1947-1948年經濟蕭條後所帶來物價下跌,導致於人民幣不斷的呈現巨幅貶值,1950313之匯率價格為1美元可兌換.42000元人民幣。

19503月之後,大陸境內物價開始趨於穩定,中共開始對於境內財經情況較有掌控的

能力;隨後,韓戰爆發,西方國家紛將物資投入戰事,間接影響到這些國家境內的物價有逐漸上揚之勢,此消彼長間使得人民幣匯率呈現上揚走勢。同年78,中共為求統一匯價,取消了人民幣分別在天津、上海、廣東的掛牌方式,採取全國統一的人民幣匯價,當時有傾向高估人民幣以降低進口成本,中國和東歐之間的貿易也採用以物易物的方式,彼此之間都有高估自己貨幣的傾向,類似於解體前的蘇聯。

二、   計劃性經濟制度時期(1953 1979年)

1950年代初期,由於中國大陸資源有限,加上美國對中國採取禁運政策,西方工業國家對大陸的經濟外交都採取孤立的政策,大陸從國外進口物資,為了降低進口成本,只好高估人民幣的貨幣價值。

1953年起,中國大陸外匯管理的制度屬於一種高度集中且計劃性控制的管理體系,外匯業務方面完全由中國銀行統一經營。人民與集體事業不得私自存有外匯,均需上繳回國家。政策上是「以收定支、以出定進」的國際收支平衡策略,依照指令性計畫和行政辦法進行管理,以達外匯收支平衡。

在貿易上,1953年後進出口都按照國家批示計劃進行,對外貿易統由外貿部所屬的外貿專業公司經營,出口實行收購制,進口實行調撥制,盈虧由國家負責;貿易外匯收支計劃必須由銀行監督,對外貿易的結算必須透過銀行辦理。

非貿易用外匯使用上,19544月,中共財政經濟委員會頒發了《關於非貿易外匯節約使用及增加收入的通知》各單位的外匯均需申報,由政府集中管理,並責成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等管理單位確實健全審核、檢查使用與用後報銷等制度;1966516,國務院頒佈《關於加強非貿易外匯管理的規定》以及.1972年9月30,國家計劃委員會與財政部聯合頒佈《關於試行非貿易外匯管理辦法》均要求各單位於業務上除了必要之外匯週轉金外一律按照所公佈之匯價將外匯賣給中國銀行,並嚴格禁止使用非貿易外匯來進口物資。

此一期間人民幣匯價變動約略上可以區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是因當時美國對大陸進行經濟封鎖,所以大陸和一些社會主義國家的經貿關係較為重要,因此中國當局採取行人民幣釘住盧布和英鎊的匯率制度,也是間接釘住美元因此在全球匯率水準固定的環境下,人民幣匯率也維持固定在每一美元兌換2.462元人民幣的水準。

接著1973年國際間發生石油危機,不列頓森林制度(Bretton Woods System)瓦解,許多工業化國家開始走向浮動匯率制度,而人民幣匯率也在此時開始有所鬆動,長期呈現升值趨勢,升值的趨勢一直維持到改革開放時期(1980年)。人民幣為確保相對之穩定性,決定根據國際間市場波動來作相對應的調整,因而採取盯住「一籃貨幣」的計算方法,人民幣匯率開始有大幅度地調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自1美元可以兌換2.4618人民幣,一直調整至 1979年的兌1.4962人民幣,人民幣升值65﹪,同時期兌換英鎊也升值.77﹪,產生人民幣高估的現象,此加劇中國大陸物價上漲壓力。..

三、改革開放經濟起飛時期(1978-1994年)

隨著美國尼克森總統訪問大陸,之後的乒乓外交,中國副國務院總理鄧小平訪美,中國大陸的政治氣分一片改革的聲音,改革開放前,中國大陸長期實施計劃性經濟體制,對於外匯的管理方式一直仿用蘇聯模式建立「高度集中」的體制,所有相關外匯收支用途均需由國家統一規劃實施。

1978年中國大陸實施經濟改革開放,外資外貿逐漸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從1979年到1993

年間,基於出口創匯的需求,數度將人民幣匯率貶值,從每一美元兌換1.5元人民幣開始一路貶值到5.7元。而在經濟開放初期,中國大陸實行匯率雙軌制,將匯價分成:使用於非貿易外匯收支的官方牌價;二是適用於貿易收支的貿易內部結算價;三是調劑外匯市場的外匯調劑價。在此期間,中國大陸實際存在著三種匯率。

1978年底中國共產黨113中全會,會中決定實行「對外開放、對內搞活」的政策,在此時期最重要的外匯政策有企業外匯留成、外匯調劑市場建立、確立全國工作重點移轉至社會主義經濟建設上,逐步邁向改革開放道路。

(一)貿易與非貿易的外匯留成制度

19793月,中共國務院批准設立國家外匯管理總局,賦予管理全國外匯職能,只是當時此機構與中國銀行視同一單位,兩個牌子,直到1982.8月,才將此機構納入中國人民銀行下管轄,為中央銀行之一局。

1979.8月13中共頒布《關於大陸發展對外貿易增加外匯收入若干問題的規定》,規

定外匯由國家集中管理、統一分配,實行貿易與非貿易外匯留成制度。外匯留成制度在具體實行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外匯額度與外匯實體的分離導致外匯資源的分配不均,有些出口企業持有外匯留成額度,但並無或極少使用外匯,有些企業需要用到外匯卻苦於外匯留成不足之現象,不需外匯的外匯留成單位可以透過外匯市場賣給需要外匯的單位來使用。為此,198010月,中共開始開辦外匯調劑業務,由中國銀行承辦,主要參與者限國營、集體事業等單位,提供企業間一個合法轉讓外匯使用權的管道,在有限制的條件下,藉由市場機制下外匯的供給與需求來決定匯價,此標示著中國大陸外匯市場的雛形已經開始萌芽。

除此之外,1981年開始,為因應出口商品出口成本,將貿易匯價由單一匯率改為複式匯率,直到1984年底隨著美元持續升值,才使官方匯價與貿易內部結算價合而為一。所以從1981年至1984年間,中國大陸出現了同時間存在三個不同匯價的特殊景象。所以在1981年到1993年之間,人民幣先後六次貶值,幅度由9.6%44.9%不等。期間,官方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由2.8元對1美元下調到5.321美元。1994年,官方匯率更一舉下調到當時普遍的8.7元人民幣對1美元水平。匯率雙軋制自此歸於一價。

(二)成立全國外匯調劑中心

1988年,北京成立全國外匯調劑中心,負責辦理中央部門所屬的企業、事業單位之間

外匯額度和現匯的調劑業務,同時允許外商與國營、集體事業間的外匯調劑並取消了調劑價格限制,使得價格更趨於合理化。同年9月上海在原有的外匯調劑業務的基礎上發展,開辦第一家外匯調劑公開市場。

(三)開放金融機構經營外匯業務

1979年前,外匯業務由中國銀行統一經營。然而為了經濟開放以後新形勢,中國開始允許商業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經營外匯業務,也開放外資金融機構在中國設立營運據點來經營外匯業務。在1994年的改革中,全國性的銀行同業外匯市場取代了調劑中心,並實施外匯買賣制度。國內公司和機構的所有外匯收入一律須出售給指定的銀行。當局在硬性規定企業出售其外匯的同時,讓企業向銀行購回外匯時,享有較大的自由度。就一般進口物品來說,企業只要向當局授權的銀行出示進口合同和境外金融機構簽發的付款通知,即可換取外匯。

(四)放寬境內居民外匯持有

1985年起,從國外匯給國內居民或從國外攜入皆可全額保留並可在銀行開立存款帳戶。199111月起允許個人所有的外匯參與外匯調劑。個人出國所需的外匯,皆可向國家外匯

管理局申請購買,經批准後可以購買外匯,但匯率較低。

(六)發行和管理外匯兌換券

在對境內居民的外匯管理方面,為便利僑外人士在大陸的生活起居,並避免外幣在大陸

流通使用,經國務院授權,中國銀行於1980319制定《外匯兌換券暫行管理辦法》,同年41由中國銀行發行外匯兌換卷,簡稱外匯券。兌換券以人民幣為面額。只有外國人、華僑和台港澳可以兌換,按銀行外匯牌價兌換。兌換券只可使用在指定的商店、飯店和機場等地方使用,而未用完的兌換券可以攜帶出境,收券單位把外匯券兌換給銀行的,可以按規定給予外匯留成。且自1985年起,准許將自境外攜入或自境外匯給大陸人民之匯款,全部保留在銀行開立的國內居民外幣存款帳戶中,在規定的範圍內提取。199112月,進一步開放中國大陸有限度地允許個人參與外匯調劑市場,居民可以在指定銀行參照調劑匯率出售外匯。

1992年初鄧小平南巡講話以後,全中國大陸掀起一波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熱潮,又

再一次將中國大陸的經濟帶向另一個階段,外匯管理制度的演進也更加迅速。

四、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外匯管理體制(1994-迄今)

199411,人民幣官方匯率與外匯調劑價格正式並軌,15.7的官方匯率與18.7的市場匯率合一,不再採取匯率雙軌制,並放棄較高估的官方匯率,使得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以每一美元兌換8.7元人民幣作收。1994開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單一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人民幣官方匯率與外匯調劑價格正式並軌。企業和個人按規定向銀行買賣外匯,銀行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進行交易,形成市場匯率,不僅促進了對外貿易的發展,也加速了中國大陸外匯存底的累積

在人民幣大幅貶值的同時,國際代工訂單紛紛從東南亞國家轉移到工資更加低廉、勞動力更加豐富的中國大陸。訂單的轉移暴露出東南亞開發中國家的泡沫經濟,以及不合理的匯率水準,在國際投機客的狙擊之下,爆發了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國主動收窄了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使人民幣浮動區間縮小。堅持不讓人民幣貶值,將匯率水準調整至8.27元人民幣兌換一美元,面對東南亞各國貨幣紛紛貶值的情況下,對於中國大陸的出口貿易產生很大的衝擊。

中國大陸在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後,勢必要面對國內市

場的開放,人民幣匯率的合理水準也是國際注目焦點之一,在國際經濟會議上,「人民幣」更是一再受到討論。面對美國以及G7的不斷施壓,要求人民幣升值的情況下,人民幣匯率依然不動如山的堅守在8.27元水準上。

2005721,大陸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進行改革。人民幣匯率不再盯住單一美元,而是選擇若幹種主要貨幣組成一個貨幣籃子,同時參考一籃子貨幣計算人民幣多邊匯率指數的變化。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新人民幣匯率制度平穩實施充分證明了“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符合我國匯制改革主動性、可控性、漸進性的要求。人民幣匯率將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參、            當前人民幣的困境

當前人民幣匯率的合理水準受到國際間的質疑,相較於亞洲金融風暴時期,人民幣匯率水準的調整壓力來自於不同的聲音。亞洲金融風暴時期,東南亞國家貨幣似骨牌效應的紛紛貶值,東亞國家幾乎無一倖免,為了不讓金融風暴的受害程度持續擴散,因此中國大陸作出「堅持人民幣不貶值」的國際承諾。而在千禧年後中國大陸所面臨的匯率水準調整壓力主要來自於西方工業化國家,尤其是對中國大陸有鉅額貿易逆差的美國,來自於美國國內勞工團體對於中國大陸操縱匯率以擴大出口的控訴,使得美國政府不得不祭出貿易制裁與國際規章來迫使人民幣升值。

中國大陸如何在堅持人民幣不升值的底線上做出其他方面的妥協?2005721人民幣匯率微幅升值後對於中國大陸內外經濟影響,微幅調整匯率後,還西方各工業國要是認為人民幣的升值幅度不夠,升值與否考驗中國當局。

一、目前中國大陸所面臨的人民幣升值壓力

2002年底,日本財相鹽川正十郎在日本的國會上表示「根據購買力評價理論,指示人民幣的幣值目前被嚴重低估,公開要求中國政府提高人民幣匯率」,從此掀起人民幣匯率被過度低估的問題,也讓人民幣匯率長期低估的問題逐漸浮現於檯面。隨後日本財務省財務官黑田東彥更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文章,聲稱「中國人民幣匯率過低使中國產品出口競爭力強盛,廉價產品衝擊其他國家經濟,並且認為,為了防止中國出口通貨緊縮,中國應實施擴張性的貨幣政策或者是讓人民幣升值」。全球貿易失衡使得工業化國家都將矛頭指向中國大陸,認為是人民幣匯率低估而讓中國大陸從中獲得許多外匯存底,並讓中國大陸的商品

充斥於市場上,造成進口國家的失業人口問題,紡品的戰爭即是一例。

由日本開始發起的指控已經慢慢延燒到美國與歐盟,其中又以美國為最。美國的勞工團體以及紡織品製造業界也透過國會議員對美國政府施壓,認為人民幣匯率與美元掛勾,低估已達40﹪的幅度,美國國會議員更祭出27.5﹪的懲罰性關稅,試圖要再迫使人民幣匯率升值。

2005721中國人民銀行宣布調升人民幣匯率2.1﹪,並將長達10年的固定匯

率制度,改為釘住一籃子貨幣,貨幣籃裡的貨幣將依據貿易佔比的不同而有所更改,但貨幣籃裡的實際貨幣有哪些,中國大陸並未清楚的公佈。

2009年,美國總統歐巴美訪問大陸,大家認為訪問的最大任務是位的美債問題,中國是美國重大的債權國,人民幣的升貶影響美債的多寡,所以大陸對人民幣的升值不單只是經濟問題,而是全球的政治問題。

 

二、目前中國大陸所面臨的匯率自由化難題

中國大陸的人民幣匯率問題其實不在於貨幣的幣值被低估多少,而是在於匯率制度。1990

年代東南亞開發中國家,學習了1980年代「亞洲四小龍」的發展經驗,取代成為世界工廠,

因為出口的需求,為了降低匯率波動的幅度對出口產業造成影響,因此紛紛將該國貨幣釘住

美元。加上中國大陸的崛起,以更廉價、更豐富的勞動力取代東南亞地區,此舉讓亞洲金融風暴更快的發生。

根據世界其他工業化國家的發展經驗,從經常帳的開放到資本帳的開放,歷時大約需要30年的時間,而東南亞國家因國內尚未做好準備而匆促開放資本帳,才會引發金融風暴的產生。亞洲金融風暴重創東亞地區,有了這一項前車之鑑,也讓中國大陸在開放資本帳時格外的小心。

一般而言,開放資本帳還可逐步開放,一般順序為:先開放外商直接投資,再開放證券市場;證券市場的開放再細分為:先開放股權證券,再開放債權證券,最後才會開放衍生性金融商品;先開放資本流入,再開放資本流出,目的是要使整個經濟體可以在更平和的情況下,完成匯率制度的改革,而不讓經濟體遭受到國際投機客的襲擊。

中國領導人胡景濤在2010元旦的談話,對於人民幣的升值,提出嚴重的反駁,胡景濤先生認為全球的經濟雖然已經有好轉但還沒有完全脫離經濟的風暴中,所以人民幣不會在這個時候升值,對於西方國家的貿易保護才是造成全球經濟好轉的關鍵所在,中國的態度是人民幣不適合在此時間點升值。

三、人民幣匯率調整後對中國大陸內外經濟的影響

2005721人民幣匯率制度的調整,象徵性的意義大過於經濟上的意義,長達10年的釘住美元匯率制度已經有所調整,然而微幅升值的2.1﹪並未能讓工業化國家因為而減少給予人民幣升值的壓力。

人民幣相對美元升值後,外匯負債類行業將有受益,主要包括航空、貿易等行業。這些行業因有較多的外匯負債(特別是美元負債),因此人民幣升值將給這些行業帶來匯兌損益,特別是像航空類公司,往往都有巨額的美元負債,尤其在油價高漲的時代,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將使得進口成本相對較便宜,因此這些行業將有明顯受益。原材料或部件進口型行業也會有所受益,主要包括造紙(紙漿進口)、鋼鐵(鐵礦石進口)、轎車(部分重要零部件進口)、石化(原油進口)、化纖及塑膠(原料進口)、航空(航空器材進口)、服裝(高檔面料進口)等行業。由於這些行業每年均需要進口相關的原材料及部件,因此人民幣升值將使得這些行業的成本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傳統的出口優勢行業則受到直接衝擊,包括紡織服裝、家電、機械等產品。由於人民幣升值帶來的成本上升,會使得這些行業的利潤率有所下降。但僅2%的升值幅度影響不大,透過成本壓縮和價格適當轉移,會使得這些行業的公司,特別是龍頭企業,有較強的抗風險能力。

進口產品替代的行業將也會受到一定的不利影響,包括汽車、工程機械、鋼鐵、家電等。這些行業的產品,和國外進口產品競爭較為激烈而人民幣升值以後,會導致國外進口產品以人民幣報價下降,從而使得大陸產品的競爭力有一定的下降,並進而影響到這些行業的獲利水平。

有人提出中國可以藉著人民幣的升值,進口一些生產設備和人才,調整整個產業結構,讓中國的產業擺脫世界工廠的名稱,提升競爭力,使產業升級,服務升級,成為工業的強國,但是這樣的論調是否可行,令人質疑,因為中國的貧富差距過於懸殊,城鄉差距也很大,如果貿然的讓人民幣的匯率以市場機制運行,恐怕會有很大的後遺症。

四、     中國人民幣升值對台灣的影響

由於台灣是大陸第三大物資進口來源國,人民幣升值對大陸出口可望因此成長,亦有利

於增加台灣爭取美歐市場商機。但市場預期人民幣持續升值心理將帶動亞洲其他國家貨幣升值,因此,當熱錢不斷湧入亞洲市場造成台幣升值幅度高於人民幣升值幅度時,對出口商而言將轉為不利。

人民幣升值對購自大陸地區進口原物料較為有利,有助於降低廠商之生產成本。在大陸投資之台灣中小企業以出口導向的產業方面,因多採「台灣接單、大陸生產、大陸出口」模式,外銷的商品價格多以「非人民幣」形式表現,一旦人民幣升值,商品的海外售價可能提高,不利於該出口品的國際價格競爭。中國大陸為外匯管制國家,在大陸之台商為保護所賺取的利潤,多以台灣或海外為資金調度中心,至於在中國大陸生產時所需的資金,則多從境外匯入。因此,一旦人民幣升值的話,可能有匯兌損失。

但是人民幣升值對大陸地區進口商來說是有利的,有助於降低台商在大陸地區的生產成本。由於人民幣升值對進出口貿易的影響,仍取決於升值幅度大小,以目前人民幣小幅升值百分之二而言,浮動幅度不大,估計暫時對台灣經貿影響不大,但由於一般市場預料仍有升值空間,故不論是國內之中小企業或至大陸投資之我國中小企業,為降低未來人民幣持續升值對出口產業所帶來的衝擊,仍應及早採取積極的因應措施,以免使自己的事業受到嚴重影響。

 

肆、            金融海嘯後各國對人民幣的期待

由於中國大陸的經濟體制特殊,不只是轉型中國家,更是開發中國家,對於西方匯率水準的決定模型皆不適用,因為中國大陸不是一個純粹的市場經濟國家,西方匯率水準的決定模型通常建立在自由市場的經濟體制下,這項前提條件已與中國大陸現況不符,因此到目前為止仍沒模型可以完全適用於中國大陸。

金融海嘯以來,中國大陸為了保護出口,人民幣又開始緊盯美元,幾乎停止升值。但在歐巴馬訪問大陸之後,中國人民銀行的一份報告,給了市場無限希望。今年十一月十一日,人行發布了今年第三季的《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將「按照主動性、可控性和漸進性原則,結合國際資本流動和主要貨幣走勢變化,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這個消息普遍被市場解讀為中國可能送給歐巴馬來訪的大禮,人民幣將恢復對美元的「彈性」,有升值的可能。
種種消息讓人民幣升值的可能性似乎就近在眼前。但事實上,人民幣在近期內因為歐巴馬的來訪立刻升值的機會不大,最有可能升值的時間點是明年中。

 

伍、            參考書目

1. 俞喬,「購買力平價、實質匯率與國際競爭力-關於測算我國加權實質匯率

指數的理論方法」,金融研究,1,2000, 57-62

2. 楊小凱,楊小凱經濟論文集。臺北:翰蘆圖書,2001年。

3. 倪仁禧,釘住匯率的抉擇-以人民幣釘住美元為例,國立中山大學大陸研究所,2001

4. 魏毓廷,人民幣匯率變動對中國總體經濟影響之政經分析,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經濟學研

究所,2006

5.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banyt/2008-05/27/content_8260475.htm上網時間:98/12/06

6 .http://74.125.153.132/search?q=cache:5EQH2VRQyRgJ:chn.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9/11/16/20091116000032.html+%E4%BA%BA%E6%B0%91%E5%B9%A3%E5%8D%87%E5%80%BC%E7%9A%84%E5%8E%9F%E5%9B%A0&cd=179&hl=zh-TW&ct=clnk&gl=tw上網時間:98/12/12

7.www.moeasmea.gov.tw/public/Data/75816222871.doc上網時間:99/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