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面臨的困境論多元文化教育的展望

丁雪娟

國立嘉義大學家庭教育所研究生

 

前言

         近年來,在街頭經常可以看到帶有特殊說話腔調的東南亞外籍女性,在台灣努力的適應他們的新生活,而她們大多是離鄉背井,遠嫁台灣的勇敢女性,也就是台灣的新族群-「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依據內政部調查,自民國761起至92831止,臺灣地區外籍配偶數已達101,615人,其中女性94,620人,男性6,995人,女性佔了93.2;再按原國籍別分,外籍配偶以東南亞國家為主,其中女性以越南最多,占57.5%,其次為印尼占23.2(內政部,2004),東南亞女性佔了外籍配偶人口的大宗。從以上調查中,不僅顯示外籍配偶大多為來自東南亞的女性,更值得注意的是人數正在逐年增加當中。(表1

        在跨國婚姻中,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一方面要調適異國結合的婚姻關係,另一方面又要適應不同文化背景的台灣生活,由於雙方來自不同國度,風俗文化與民情差異大,加上語言的隔閡,價值觀的不同,勢必會面臨許多的困境與挑戰。台灣身為接待社會,面對這股婚姻移民潮流,以及它所帶來的定居人口,是否有足夠的準備來迎接他們、接納他們?

        婚姻移民現象其實不單只台灣有,外籍配偶的產生也絕非是台灣特有的社會現象。隨著科技的發展,地球村已是目前世界的生活型態,人口的遷移十分頻繁,在西方為了因應多元化社會所帶來的影響,因此發展出多元文化的教育理念,試圖從教育面來為多元文化所帶來的問題作根本的解決之道,而多元文化的教育理念似乎可為台灣現今所面臨的多元文化衝擊來解套。本文將先談台灣東南亞外籍配偶移民現象的成因,接著探討台灣東南亞外籍配偶來台之後所面臨的困境,再透過對多元文化教育意涵的了解,指出多元文化教育的目的,最後提出面對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的困境,多元文化教育應有哪些展望?

壹、外籍配偶的移民現象:

        要了解台灣外籍配偶,得先從此一現象產生的因素談起。跨國婚姻的現象並不單純出現在台灣,許多興新工業化國家,如:日本、韓國等,也都有跨國聯姻大量出現的情況。近年來,有許多國內研究探討台灣社會跨國婚姻形成的原因。蔡雅玉(2000)在研究中指出,台越跨國婚姻是鑲嵌於我國對大陸的「戒急用忍」政策與對東南亞的「南向政策」的經貿關係當中,加上傳統台灣男性與女性之間存在的「婚姻坡度」與國際婚姻仲介商的商業促銷下所致。王宏仁(2001)則視之為社會階層下國際勞動力的一環。夏曉鵑(2002)更認為它是資本國際化下的商品婚姻。另外,擇偶不僅是單純的個人行為,而是一種社會交換行為,根據社會交換理論的觀點,婚姻是一個資源交換的過程,交換的資本原則是爭取個人最大利益,在台灣社會的階層化越趨明顯以及傳統婚姻陡坡的作用下,造成了某部分男性在國內不易覓得婚配對象,必須往國外尋求配偶。近一、二十年來,隨著政府開放觀光與經濟南向政策,加上國際婚姻仲介公司的商業促銷,促成迎娶東南亞外籍新娘的浪潮。另外台灣女性主義抬頭,對婚姻的態度改變,造成婚姻市場中比例分配不均的情形,許多社經地位居劣勢的男性,由於男性或女性在擇偶時產生「婚姻排擠」,及面臨男女雙方社經地位不對稱「婚姻坡度」之影響,無法在國內尋得婚配對象,因此迎娶東南亞女子成了他們的新選擇。故外籍配偶的移民現象的成因複雜而多元,其中囊括政治、經濟、社會變遷等因素。    

        以上是從政治、經濟等巨觀層面來思考外籍配偶移民現象之成因,若從跨國婚姻關係中婚配個體的角度此微觀層面來探討,將可更了解跨國婚姻形成的原因。Bower1990)曾回顧文獻中描述異族間婚姻的型態,將其歸類為兩類。其一與民族認同有關,認為某些個人選擇與族群以外者結婚是為了尋求平衡他們自己民族背景之特性。在此情況下,個人會設法去掉某些自己不喜歡的所屬的民族認同之價值與面象,而認同其所嚮往的配偶之民族特性。其二則與原生家庭的衝突有關,為了解決家庭的兩難、為了從緊張的關係情緒中逃脫,或可能反應從比其原生家庭高一層的分化或解放,相對於結婚本身,異族間婚姻給予受困個體更多的空間與自由。台灣跨國婚姻的形成因素大多傾向於後者,所以對台灣男子而言,藉迎娶東南亞外籍配偶解決婚配不易及延續後代的壓力;對東南亞外籍配偶而言,則藉由婚姻移民脫困,劉美芳(2001提到,透過仲介方式遠嫁海外的東南亞女性,有些是受風氣的影響,或為增廣自己的視野,而這些女性大多具備冒險心情。因此,個人因素也具備不可忽略的影響力,個人的價值觀、愛情觀、人際網絡、對其他地方的瞭解及與外界的接觸情形等,也會左右是否選擇跨國婚姻的決定。

        以上說明了跨國婚姻的形成並非單一層面的,它還包含了政治、經濟、國際趨勢、社會價值觀改變及個人需求等各層面。對台灣社會來說,東南亞外籍配偶的移入已是一股浪潮,抱持開放的態度接納他們,協助他們盡快適應在台灣的生活,成為台灣社會的一份子,將是未來努力的方向。

 

貳、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所面臨的困境:

        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透過婚姻,離鄉背井隻身到台灣這個與原生環境截然不同的社會生活。關於跨國婚姻將面對的問題,Bowser & Nejazinia-Bowser1990)層歸納有:溝通問題、價值差異、婚姻觀念不同、偏見與刻板印象,以及周圍的家庭等問題(何青蓉,2003)。由於語言與文化的不同產生了溝通問題、生活背景的差異造成價值觀的不同、對婚姻的定義不同使得對婚姻的期待迥異、偏見與刻板印象加深了彼此的誤解及週遭親友的態度所形成無形的壓力,這些皆是跨國婚姻可能面對的問題。而顧燕翎及尤詒君(2004的研究也針對外籍配偶在台生活適應指出七大重要問題:種族歧視與文化偏見造成的壓力;商品化的婚姻導致夫家嚴密監控,生活侷限在家庭中;短期婚配,婚姻穩定性不足;語言不適與文化差異;子女教養壓力;就業問題與貧窮化;婚姻暴力問題。同理可証,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在進入台灣社會後,必然會面臨到各式各樣的不同挑戰與適應問題。以下便針對接待社會的態度、婚姻與環境適應的困難及經濟問題三方面來探討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所面臨的困境

 

一、接待社會的態度

        人是群性動物,無法離群而索居。相同的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進入台灣後,也無法與社會毫無牽連,因此接待社會的態度將影響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適應環境的情形。但台灣這個接待社會卻造成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以下的困境:

(一)歧視與標籤化

        台灣社會上普遍以「外籍新娘」來稱呼來自東南亞跨國婚姻的婦女。其他國籍的外籍配偶相較於東南亞外籍配偶卻有著不同的稱謂,如「洋媳婦」、「日本媳婦」等,由此點不同,可看出台灣社會對這群東南亞女性新移民所抱持的偏見與歧視。另外,「外籍」表示非我籍或非我族,並帶著對於經濟發展較台灣落後的東南亞國家的歧視意味;「新娘」則表示一種狀態,一個結婚日當下的角色與狀態,似乎也意味著這群人是不被認同為永久居民的「自己人」,其中隱含著歧視與刻意區分他者與我者的不同(劉美芳,2001)。此種稱謂的不同可歸因於,台灣社會長期以來以經濟力來評定異國文化,所以來自經濟力較落後的東南亞外籍配偶被叫作「外籍新娘」,而來自美日等經濟發達國家的則稱為「外國媳婦」。這種偏見不僅影響了稱謂,更進而錯誤的被加以詮釋為「外籍新娘」來自文化落後地區,缺乏教育與文化素養,是社會問題的製造者,讓人擔心台灣的人口品質因他們的數量漸多而下降。

        這種歧視與標籤化的態度,使得許多東南亞外籍配偶即使在台灣已久居,全心全意為家庭付出,並且努力融入本地社會,卻仍遭受到異樣的眼光與不平等的對待。     

(二)面對媒體的污名化

        台灣媒體在報導「外籍新娘」的相關新聞時,大多是負面的,如:買賣婚姻、逃婚與離婚、假結婚真賣淫等。在台灣社會父權文化主流觀點操控下的主流媒體中,這些東南亞外籍配偶通常被「污名化」,認為她們遠嫁台灣的主要目的是騙婚、詐財,甚至為社會帶來問題(夏曉鵑,1997)。台灣民眾的媒體素養不夠,再加上媒體負面報導的推波助瀾之下,對這些外籍配偶有了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甚至未經過研究證實,便已為「外籍新娘」及其子女貼上了等同社會問題的標籤。

 

(三)社會支持系統不彰

        外籍配偶在移入台灣後,必然遭遇許多生活適應上的阻礙。但社會大眾普遍存有迷思,總認為這群外籍新娘是貧窮的、不識字的,並常將她們無法「同化」的原因歸咎於她們自身能力的欠缺,而非政府政策的錯誤或公共設施的不足(邱淑雯,2000)。這樣的迷思突顯了外籍配偶在台灣社會堛漱ㄖQ處境。

        再者,觀看政府現階段為外籍配偶所提供的政策,如:內政部「外籍新娘生活適應班」、居留權取得辦法等,都在在的顯示政府並未站在外籍配偶的需要來考量政策的制定,而只是一味要求她們「盡快」融入台灣社會。

 

二、婚姻與環境適應的困難

        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隻身離家進入遙遠又陌生的社會生活,其唯一依靠便是嫁入的家庭,若家庭的支持功能未發揮,她們將陷入困境之中。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常遇到的婚姻與環境適應困境如下:

(一)不平等的婚配關係

        常常可在週遭看到一些仲介外籍新娘的廣告:例如「外籍新娘三十萬元辦到好」等,這樣的婚姻好像是在進行人口販賣的交易,把外籍配偶視為傳宗接代工具及廉價勞工,不僅把婚姻關係及外籍配偶商品化,更顯露出台灣社會潛意識裡對這些東南亞外籍配偶的歧視與不友善。帶著「妳是我用錢買來的」想法而形成的婚姻,其婚姻關係是很難對等的。

       尤其有一些迎娶外籍配偶的台灣男性抱著傳統沙文主義想法,其婚姻觀為:在台灣找對象總是被挑而受挫,若討「外籍新娘」,就可以挑三揀四;或者認為結婚只是人生中的一件事,不想投入太多心力,台灣女性交往後常會打聽男方收入、財產、家庭狀況等,造成雙方交往負擔,不如直接娶「外籍新娘」,握有主控權(唐復年,2003)。以上的心態使得東南亞外籍配偶落入不對等的婚配關係中。

(二)移民與婚姻的雙重適應

         劉美芳(2001)指出,移民並非只是居住地的改變,更是遷移者與自身社會、文化與遷移地的社會情境與規範的相互調適歷程。在這一過程中,遷移者必須面對不同的挑戰與適應。外籍配偶很難在短時間內完全適應台灣的生活,需要有一段適應期,而其期間還需家人的從旁協助與體諒。

         另外,每一個文化有它自己對婚姻及婚姻關係模式的定義,如婚姻的本質、兒女教養態度、以及勞務及責任分工等,所以跨國文化婚姻關係容易產生價值觀衝突。劉美芳(2001)「跨國婚姻中菲籍女性的生命述說」之研究中指出,菲律賓是採雙親系繼承(bilolinieal descent),與台灣社會父系繼承(patrilinieal descent)為主有很大的不同。在雙親系繼承的文化中,丈夫與妻子權利相等,雙方原生家庭站在同等地位。然而,在台灣家庭,菲籍妻子因婚姻進入家庭中,就必須切斷與原生家庭的聯結,需全心全意為夫家奉獻,不可再心繫娘家。於是寄錢回娘家這件事,在菲籍妻子想法裡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但在台灣家庭中卻是「吃裡扒外」的行為,衝突也就在雙方認知差異中一再上演。

        誠如劉美芳(2001指出,臺灣跨國婚姻婦女,不僅對於臺灣這社會來說是一個新移民,在新組成的家庭裡,也是一個新移民。於是,這群因婚姻關係而移民的遷移者除了來自遷移地的挑戰與社會文化適應外,在家庭內亦要獨自面對來自日常生活的種種文化角力、妥協與適應。換言之,跨國婚姻婦女面對的是婚姻與移民的雙重適應與文化挑戰,深深地影響著個體的生活適應。同時面對移民到新環境及進入文化背景不同的家庭生活這兩種挑戰,東南亞外籍配偶既要調整外在的生活步調,又得面臨內在的心理煎熬,其困境可想而知。

 

(三)語言與文化差異

        語言是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溝通工具,外籍配偶來台第一個要面對的便是語言溝通不良的問題。通常外籍配偶來台後,較長的時間是留在家裡,因為語言溝通不良而與家庭成員產生誤會,進而衍生其他的適應問題(鄭雅雯,2000)。夫家是外籍配偶離鄉背井來台的唯一依靠,若因溝通不良而產生誤會,其處境必陷入艱難。

        外籍配偶來自不同的國家,其自小成長的背景與台灣社會環境不同。所以,文化內蘊的價值而產生的困擾或認知與情緒的衝突,更是左右她們適應台灣生活的關鍵(何青蓉,2003)。不同的文化背景產生不同的價值觀、行事態度與教養風格等,若這些差異無法順利取得平衡點,在生活中摩擦便會一再出現。

 

(四)週遭鄰里及家庭成員的壓力

        社區鄰里的品頭論足,更增添外籍配偶生活適應上的困擾,在劉美芳(2001)研究中,多位菲籍女性提到,常有被社區鄰里觀看及議論的感覺,使她們覺得自己像個外星人。另外由於媒體的渲染,台灣社會大多數的人,甚至是家中有外籍配偶者,會帶著審視與懷疑的眼光不公平的看待她們,使她們有被排斥在外、不受尊重的感覺。內憂加上外患,使得外籍配偶生活在壓力之中。

 

三、經濟問題

        經濟是生活之大事,家庭當中一旦經濟出現問題,生活中的衝突也就隨之產生。而造成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生活陷入經濟困境原因有:

(一)嫁入家庭大多處於經濟弱勢

      「外籍新娘」先生多為台灣的農工階級,或身心殘障等弱勢族群(夏曉鵑,2000)。這些族群亦大多屬於經濟弱勢家庭,他們娶外籍配偶的原因可能不止是簡單的婚配關係,更希望她們能分擔勞務,甚至為家庭提供經濟上的幫助。但外籍配偶進入台灣社會後,因溝通問題或本身缺乏一技之長,無法順利尋得工作機會,家中生活便無法改善,俗話說「貧賤夫妻百事哀」,許多的家庭衝突便在經濟壓力的逼迫下一一產生。

(二)缺乏管道,使得工作取得不易

        外籍配偶所進入的家庭大多處於經濟弱勢,亟需她們工作分擔家計,但工作的取得卻面臨種種困境。首先是由於語言溝通不良,無法取得工作機會,有時雖然取得工了作機會,卻因不知自身的權益為何,常常淪為被剝削的一群。復加外籍配偶及其結婚對象大多不清楚法律的相關規定,導致外籍配偶權利、福利受損,有時更因不諳法令規定而觸犯法律。

 

        由以上所列舉的困境中可知,外籍配偶所面臨的困境,大部分並非出於他們自身的問題,而是台灣這個接待社會,在有形無形、有意無意間,將他們置放於這樣的處境之中。譚光鼎(2001)就曾提到國人在面對這群因婚姻關係而進入台灣的婦女時,族群偏見與歧視的心態便隱然若現,相對的對其所提供的協助,亦多以「同化」(assimilation)的思維運作,強調外籍配偶「必須先瞭解、適應、融入」於台灣社會中。而未設身處地的去想樣的作法是否恰當,亦即真正的問題不在於他們,而是我們看待他們的方式有問題。要改善這樣的情形必須從改變整個社會的態度著手,實行多元文化教育似乎是目前最佳的改善之道。

        接下來便從多元文化內涵、多元文化教育思潮的興起、多元文化教育的意涵與目的,來對多元文化教育的意義與重要性作一了解與認識。

一、多元文化的內涵

        在了解多元文化教育之前,應當先了解多元文化的內涵。提德(P.L. Tiede)認為多元文化教育的界定,其關鍵在於文化(黃政傑,1995)。那麼,文化又是什麼?文化是人類在生活實踐的過程中,心智活動與環境交互作用下的產物(張建成,2000)。Taylor1992)則指出文化是:「一個綜合的整體,包括知識、信仰、藝術、道德、法律、習俗以及其他作為社會一份子所獲得的任何能力與習慣。」。所以文化是個複雜的信念和行為系統,而且每個人都生活在文化之中。

        隨著現代科技日漸發達,國際交流頻繁,各社群之間無法如古代般維持封閉單一的文化環境,不同文化的衝擊是現代人勢必得面對的挑戰。黃金麟(2003)即指出文化具相對性與多元性。文化相對論的中心思想可歸納為以下兩點。其一,所有的文化只有量的不同,並無質的差異,故所有文化一律平等:其二,各種文化各有其植基於價值體系,因此文化判斷沒有一套絕對的標準,且對於文化的理解,只有在文化的框架中使可能發生(Kenny1992;黃政傑、張嘉育,1998)。另外,一個社會實際上包含了許多次文化同時存在,它們各自擁有各自的文化特性,維持各自的文化認同(黃金麟,2003),這說明了文化的多元性,因此現代人所面對的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

但是,雖然我們的信念源自於自己的民族和家庭背景,並受到出生後所有的經驗所塑造,但其態度、價值、語言、行為大部分被內化而未察覺,唯有在其遭逢其他文化時,我們才開始觀察文化間的差異。在一個擁有不同文化的社會中,差異和衝突是必然存在且互為因果,既然無法避免,便應想出較佳的處置之道,把由差異所衍生出來的衝突化為不同文化相互提升的動力。如何解決不同群體之間文化差異所產生的衝突,如何保障群體成員間的權利、如何幫助不同群體的文化獲得發展、如何在群體與個體之間取得平衡,正是多元文化社會努力的方向。面對多元文化的衝擊,西方社會在1960年代興起了民族復興運動,經過各方討論及努力之下,提出實施多元文化教育的理念,獲得多數西方政府的認同,於是掀起了多元文化教育思潮。

        回顧台灣歷史,台灣也是一個由多種異文化融合而成的社會,加上近年來外籍婚姻移民人口的與日俱增,多元文化是我們勢必要面對的課題。所以,了解多元文化的內涵,尊重每一種文化的獨特性,將可消彌不同文化間因差異而產生的衝突,達到和平共存的理想境地。

 

二、多元文化教育的思潮:

        多元文化教育的興起與歐美國家在1960年代開始盛行的「民族復興運動」(Ethnic Revivalization Movements)有密切關係。在此之前,西方國家對於社會中的少數民族採取同化主義,意圖透過教育的手段使社會中的每一個成員或群體達成共同的社會目標,以融入一個共同的文化之中。在發現此一種族中心主義的態度已無法解決多元文化社會中的問題之後,西方學者開始省思,這種強迫非主流文化放棄與原生文化的聯結,完全融入單一主流文化的作為,不僅造成社會分離,更使得社會衝突加劇。所以陳美如(2000)指出多元文化教育基本上就是起於西方對於人的尊嚴及平等自由之理想與爭論。為了舒緩由有色人種發動民族復興運動所引起的社會緊張局勢,教育界首先針對少數民族的要求,提出「多民族教育」(Multiethnic Education),隨後其他受到不平等對待的團體(如:婦女、殘障團體等),亦起而抗爭,於是「多民族教育」的概念進一步修正為「多元文化教育」(Multicultural Education),並落實為西方主要國家的教育政策與各級政府的教育行動方案(Banks1995Mitchell & Salsbury1996;黃政傑、張嘉育,1998)。

        隨著地球村的形成,西方多元文化思潮傳入,及社會的民主化、現代化,以往台灣社會中所存有的單一思維模式及缺乏正義、公平的層面,都逐漸在多元文化思潮的激盪下,屢屢遭受到挑戰及批判,也使得少數族群及弱勢團體的處境及權利,受到較高度的關注。1980年代末期,台灣隨著戒嚴禁令的解除,政治、經濟、文化上宰制已久的一統霸權與單一觀點面臨了多元觀點的挑戰,教育領域亦出現一連串的反省與有關的變革,企圖掙脫單一文化教育的箝制,倡導多元文化教育的呼聲,受到各界的重視,多元文化教育思潮已成為一股銳不可擋的壓力。

 

三、多元文化教育的意涵與目的:

        過去對於不同群體的次文化或異文化,由於認知不足或錯誤,經常採取歧視、壓制、同化等政策,結果不是造成族群的衝突,就是導致文化的消失,這真是得不償失的行為(蔡文輝,1993)。多元文化教育的理想即希望在文化多元的社會裡,透過教育的力量,避免族群的衝突、及社會中的不平等現象。

        班尼特(C.I. Bennett)對多元文化教育下了一個綜合性的定義,其包含四個面向:(1)它是一種運動,是追求教育卓越的運動,目的在促進教育機會均等和公平性,使不同族群,都能公平地接受教育。(2)它是一種課程設計途徑,以所有學生為對象,將多民族與全球的觀點統合於傳統課程之中,教導其有關民族團體與國家的文化差異、歷史和貢獻,以及過去的各種文明。(3)它是一種過程,藉以發展個人的多元文化性,促進個人以多元方式知覺、評鑑、信仰和行動,理解和學習去面對文化多樣性,去接納欣賞不同文化的人所具有的差異。(4)它是一種承諾,透過適切態度和技能的發展,來對抗種族主義和其他各種形式的歧視。(黃政傑,1995

        班克斯(J.A. Banks)則提出多元文化教育需涵蓋三個層面:(1)它是一個觀念、概念,主張所有的學生不論其所屬的種族、性別、社會階級或文化特質,在學校中都應該獲得平等的教育機會。(2)它是一種教育改革運動,多元文化教育希望藉由反應不同文化和不同族群社會,帶動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的改革。其改革範圍包含整體的學校或教育環境,而不單只是正式課程而已。(3)它是一種持續不斷的過程,因為它期望要達成的理想目標,像是提供均等的教育機會和根除各種形式的歧視等,在人類社會中是無法充分實現的,唯有透過教師及教育體系長期的努力才能往理想靠近(黃政傑,1995)。

        江雪齡(1996)指出九項有關多元文化教育的意義,歸納其內容,多元文化教育可視為一種哲學、一種過程、一種教學模式,主要在關懷全體國民,而非安撫少數族群。

    所以,多元文化教育是一種改革運動,試圖改變以往過分重視主流文化,採取同化主義的作法,而以更寬廣、更包容的心態,對待每一個不同的文化及生活於該文化中的每一份子。更希望藉由不斷的課程改革以及教育改革途徑,教導學生熟悉自己的文化脈絡,建立自尊自信的態度,並進而能夠認識與欣賞其他微型文化、國家巨型文化乃至世界文化。更重要的是,其教育對象應是每個一人,而非少數族群。

        Gollnick1980)認為多元文化教育的目的在促進文化多元的優點與價值、人權觀念與文化差異的尊重、人們對不同生活有選擇的機會,社會正義與均等的機會、不同群體間均等的權力分配。Nieto1999)提出多元文化教育除了強調尊重差異,挑戰霸權,批判不平等的權力關係,此外並也強調社會轉變的實踐能力,進而達致社會正義。鄭玉卿(1998)指出多元文化教育是依多元文化主義的主張而發展,試圖藉由教育的過程來解決存在於多元族群社會中,主流文化與弱勢文化之間立足點不平等的現象,以及造成少數弱勢族群在社會中居於不利處境的基本原因,進而尋求破除種種不利條件對於弱勢族群的壓迫。所以,對於文化趨於多元、族群衝突日益增加的社會來說,多元文化教育是一種好的教學方法,其目的在於創造一個較美好的民主社會。

        綜合上述學者的看法,可知多元文化教育旨在培養學生必備的知識、技能和態度,以便在自己的微型文化、其他微型文化、國家巨型文化及全球社區之中,發揮應有的功能。另外,盡量消除偏見與歧視,使社會中的每一份子都具有相同的學習機會,使族群間關係和諧,亦即多元文化教育不是想經由教育的途徑除掉文化差異,而是要經由教育,肯定文化的多元性,把各種不同文化當成值得保存和延續的資源。多元文化教育的整體目的是世界和諧,使我們能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存於世界中,積極的讓主流族群社會去分享少數族群的文化,甚至可以透過共同參與,來激盪出一種新的文化價值與傳承。所以多元文化教育是民主主義和人道主義社會中所產生的一種教育主張,值得我們大力推廣。

 

肆、面對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的困境,多元文化教育應有哪些展望

        從不斷移入的東南亞跨國婚姻移民的現象來看,台灣正處於族群關係面臨新挑戰之際,多元文化教育無疑是引領和諧社會發展的最佳方案(黃政傑、張嘉育,1998)。多元文化教育已是一股銳不可擋的教育思潮,又由以上多元文化的教育意涵中得知,若能透過多元文化教育的實施,落實它的理念於社會之中,則多元社會的正面力量將可獲得最大的發揮。

一、提升媒體多元文化素養:

        台灣媒體在報導外籍配偶相關新聞時,往往「隱善揚惡」,對於好的、不具爭議性的報導往往選擇忽略;一但出現負面的,可引起廣泛討論的事件,便以大篇幅的方式報導,甚至加油添醋,極盡煽動之能事,這可歸因於台灣媒體在收視壓力下,所產生的噬血性特質,若再深究其背後的思考邏輯,即可發現媒體根本就是帶著偏見與歧視的眼光來看待這群新移民。偏頗的報導其殺傷力影響所及不僅是事件本身,更令人擔憂的是對社會大眾所造成的影響,現今台灣社會大眾對外籍配偶的刻板印象,媒體即為形成主因。

        拜科技進步所賜,人們每天接觸大量由媒體所傳遞的消息,若媒體本身帶有偏頗的觀念,將帶有偏見角度所觀察與思考結果,透過大眾媒體影響一般人的觀念,多元文化教育勢必難成。Cortes1995)即指出我們要視媒體為多元文化的教育者。所以要對於媒體從業人員亦須進行多元文化教育,消除其偏見與歧視,對外籍配偶多一份包容與欣賞,以公正客觀的角度報導相關新聞,如此東南亞外籍配偶被污名化的情況才能獲得改善。

 

二、學校加強多元文化教育

        學校一向是最佳的教育場所,若學生在學期間便已培養良好的多元文化素養,日後步入社會環境中,面對充滿不同文化的環境,必能以更開闊的胸襟、更正確的態度來應對。而學校多元文化教育的推展又可從以下幾點著手:

1)師資培育:

        要成功地實施多元文化教育的話,教師扮演著關鍵的角色(陳枝烈,1999Banks1993)。因為教師所知覺與運作的課程,無不影響著學生所經驗到的課程,教師如何地解讀、詮釋與轉化課程、教科書、教學素材裡所傳達的觀念與意識形態,在教學過程中十分重要。所以欲達到教育理念的實踐,僅就正式課程的改革是不夠的,如果教師對不同文化團體抱持負面的態度或信念,空有多元文化的教材也難有實質效果。相同的,若教師本身對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便抱持著偏見與歧視,在其教學中,便會透過潛在課程傳達給學生,不僅無益於解除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受歧視的困境,更可能由於教材內容與老師所表現出來的價值觀不同,而使得學生無法真正的理解多元文化教育的內涵。

2)課程規劃

        適當的課程規劃是達成教育理想重要的一環,許多教育理念的傳達,皆需透過適當的課程設計才能達成其教育目的。所以學校必須補充學生不同的文化經驗,提高學生的文化素養,由認識自己的文化開始,激發強烈的自尊心和價值感,進而理解和尊重其他文化,並將其同情的理解延伸到其他國家。所以各級學校在進行多元文化教育課程規劃時,可納入介紹東南亞國家文化的相的課程,藉由接觸進而了解,以達到尊重這些新移民的教育理想。

3)教材編寫

        教材的適當與否也是多元文化教育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若仍是以單一文化霸權的思維進行教材的編撰,那麼將失去多元文化教育的意義,所以在進行課程編寫時,應將成為台灣第五大族群的東南亞外籍配偶的國家背景文化一併納入,讓學生認識他們的文化、歷史與貢獻,不要讓因為不了解而產生誤會的情況一再發生。

 

        若學校多元文化教育能夠落實,其培養出來的公民必定能以多元文化的角度來看待這些新移民,而使得新移民們能在這塊土地上,過著被平等對待的生活,更甚而激盪出一種新的文化價值與傳承。

 

三、執政者、政策制定與推行者,多元文化素養的提升。

        許多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所面臨的問題,都是源自於台灣社會的偏見、歧視以及隨之而來的監控,因此台灣社會從政府到民間都需加強對新移民的認識及基本多元文化素養。所以在政府單位中,不論執政、政策制定與推行者,都應在職接受多元文化教育訓練,尤其是推行相關業務者,更是刻不容緩。若一味的以「同化主義」的思維要求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盡快融入台灣生活,而不從政策面作一基本反省,如:辦理外籍人士相關事務之移民機構的成立、將輔導外籍配偶學習及適應生活的輔導班制度化、及修正一些不符合人權的規定等,那麼教育上做再多的努力也無濟於協助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擺脫目前所面臨的困境。

 

四、對外籍配偶家庭進行多元文化教育,使他們成為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最有力的支持系統

        現今的政策、措施與方案大多針對外籍配偶本身,但這些東南亞外籍配偶最後要面對的是她的家庭,若我們未考慮到這一層面,那麼再多的努力也會被打折,而無法得到預期的效果。所以落實家庭教育法,結合政府機關及民間單位辦理外籍配偶多元文化交流活動,鼓勵本國籍家庭成員共同參與,加強他們對不同文化的理解力與包容力,進而對培養族群融合及尊重之意識,使他們成為東南亞女性外籍配偶最有力的支持系統。

 

        由以上得知,多元文化教育只在學校中進行是不夠的,必須進行全民多元文化教育,而且要加以落實。陳源湖(2003)即指出對一個多元文化並存的社會,多元文化教育的實施在對象上應包含全體民眾,而非僅是針對弱勢及少數族群,而在行動上,除了口號的強調外,更應有具體措施的展現。所以在實施多元文化教育時,應對內容、實施層面多加考量,使其教育目的發揮最大功效,培養國人多元文化觀,如此一來,必能使這些新移民自困境中解脫,真正成為台灣社會的一份子。

 

結語

         隨著外籍配偶人數日增,社會上興起一股熱潮,連政府官員也開出十年三十億的”支票”要「解決」這些新移民所帶來的「問題」,表面上看來一切是那麼的理所當然,那麼的充滿正義與公理,但細細思量想其背後所隱藏的價值系統,這些行為卻又是那麼的弔詭,充滿矛盾。

        台灣身為接待社會,在擔心人口素質降低,而對這些新移民採取質疑態度時,是否也該反省一下,我們提供了什麼樣的條件與環境吸引所謂”高素質”的人口移入,而又以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現今已移入的人口呢?

        缺乏多元文化素養是當前台灣社會接納跨國婚姻移民的最大阻礙(何青蓉,2003)。多元文化教育的精神正是希望社會中能以接納與尊重的態度來看待不同的文化,因此推展多元文化教育是刻不容緩的任務。

 

 

 

 

參考書目

中文部分:

Light D. & Keller S./林義男譯(1995)。社會學。台北:麥格羅.希爾國際公司。

內政部(2004)。九十二年外籍與大陸配偶生活狀況調查報告。93.12.18擷自網址http://www.ris.gov.tw/ch5/0930617-1.doc

王宏仁(2001)。社會階級化下的婚姻移民與國內勞動市場:以越南新娘為例。台灣社會研究,4199-127

江雪齡(1996)。邁向廿一世紀的多元文化教育。臺北:師大書苑。

何青蓉(2003)。跨國婚姻移民教育初探-從一些思考陷阱談起。成人教育,752-10

邱琡雯(2000)。在臺東南亞外籍配偶的識字/生活教育:同化?還是多元文化?社會教育學刊,29197-219

邱琡雯(2003)。性別與移動-日本與台灣的亞洲新娘。台北:時英出版社。

夏曉鵑(1997)。女性身體的貿易-台灣/印尼新娘貿易的階級、族群關係與性別分析。騷動,410-21

夏曉鵑(2000)。資本國際話下的國際婚姻-以台灣的「外籍新娘」現象為例。台灣社會研究季刊,3945-92

夏曉鵑(2002)。流離尋岸-資本國際化下的「外籍新娘」現象。台北:台灣社會研究。

唐復年(整理)(2003126)。外籍新娘壓境,本地女性情歸何處。線上檢索日期:20041212網址:http://tw/news/yahoo.com/2003/01/26/leisure/udn/3781118.html

教育部電子報網站(2004)。線上檢索日期:20041212

    網址http://epaper.edu.tw/079/number.htm

陳美如(2000)。多元文化課程的理念與實踐。臺北:師大書苑。

陳枝烈(1999)多元文化教育。高雄:復文。

陳源湖(2003)。從多元文化教育觀點論述外籍配偶教育之實踐。成人教育,7520-30

張建成(2000)。文化與課程。研習資訊,17(2)20-28

黃金麟(2002)。文化。載於瞿海源、王振寰主編,社會學與台灣社會(頁45-68)。臺北市:巨流。

黃政傑(1995)。多元社會課程取向。台北:師大書苑。

黃政傑、張嘉育(1998)多元文化教育的問題與展望。教育研究資訊6(4)69-81

蔡文輝(1993)。社會學。台北:三民書局。

蔡雅玉(2000)。台越跨國婚姻現象之初探。台南市: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鄭玉卿(1998)。落實多元文化教育的有效途徑-以英國牛津一個教育方案為例。課程與教學季刊,1(2)77-94

鄭雅雯(2000)。南洋到臺灣:東南亞外籍新娘在臺婚姻與生活探究-以台南市為例。花蓮: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劉美芳(2001)。跨國婚姻中菲籍女性的生命訴說。高雄市:高雄醫學大學護理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譚光鼎(2001)。族群關係與多元文化教育。載於譚光鼎等編著,多元文化教育,(頁113-135)。台北:國立空大。

 

參考書目

外文部份:

Banks, J. A. (1993).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 characteristics and goals. In J. A. Banks& C. Banks (eds.).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 Issues and perspectives. Boston : Allyn and Bacon.

Banks, J. A.Ed.)(1995Handbook of research on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N.Y.Macmillan.

Bennett, C. I.1990Comprehensive multicultural educationTheory and practice. BostonAllyn & Unwin.

Bowser, A. G. & Nejazinia-Bowser, S.1990. A general study of intermarriage in United States.ERIC Document Reproduction Service No. ED340957

Cortes, C. E.1995. Knowledge construction and popular culture: The   media as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In J.A. Banks (ED). Handook of Research on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N.K.:Macmillan.

Gollnick, D. M.1980.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Viewpoints in Teaching and Learning, 56, 1-17

Kenny, G. A.1992. An analysis on the philosophic foundations of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in the Unite States and United Kingdom. The doctoral dissertation at The Univ. of Conneccut. Michigan: UMI.

Mitchell, B. M. & Salsbury, R. E.1996. Multicultural educationAn nternational guide to research, policy, and programs.  Conn.Greenwood Press.

Nieto, S. (1999).  Critical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and students perspectives. In May,S.(ed.). Critical multiculturalism : rethinking multicultural and antiracist education. London : Falmer Press.

Taylor, C.1992.The Politics of Recognition in multiculturalism,.Edited by A. Gutmann,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5-73.

Tiedt, P. & Tiedt, I. (1995). Multicultural teaching : a handbook of activities, information, and resources(4th ed). Boston : Allyn and Bacon.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