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之迷思、影響及資源運用

 

余雅惠 嘉義大學家庭教育研究所

 

前言

在平常時,偶爾可以從報章或電視等媒體中得知有關家庭暴力事件。甚至每當經濟不景氣時,其耳聞家暴問題的頻率愈高。再加上社會快速的變遷中,使得家庭已不再像過去那樣緊密與連結。反而是漸漸地在瓦解中,婚姻暴力、虐兒事件等日益增加。

對受虐者而言,社會文化、鄰里眼光與態度、資源系統與安置、親友的支持與否、人格的發展是否健全與獨立、自我概念、及個體在暴力中的解釋…等,都是遭受到暴力者是否能順利走出此一陰影的關鍵。

 

一、        家庭暴力的定義

家庭暴力是指發生在已婚或同居者之虐符性或暴力性的行為。暴力包括:口語上及非口非語上的威脅對方的身體,或是使對方精神上或情緒上的傷害(周月清,1995)。若將家庭暴力的定義擴大來看,則可以分為兩類,其一為一般性的暴力(normal violence)它含蓋了推、擠壓、打巴掌、掐;另一為虐待性暴力(abusive violence)是指較危險的暴力行為,如刺殺、用拳頭攻擊、踢、咬、使人窒息、毆打、開槍射擊等行動(郭靜晃1996)。

依照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家庭中心(1990)將婚姻暴力分成五大類:1.身體毆打(Physical Battering):施虐者對受虐者身體各部位的種種攻擊行為、2.性暴力(Sexual Violence):對受害者胸部或陰部的攻擊,或用武力或身體暴力脅迫進行性活動、3.破壞東西或寵物虐待(Destruction of Property and/or pets):藉由破壞婦女擁有物或寵物的虐待,雖無直接攻擊受害者,但也是一種婦女虐待、4.精神虐待(Psychological Battering):以精神虐待為手段,比身體上的毆打更嚴重的虐待及5.情緒虐待(Emotional Abuse):上列四種虐待皆伴隨情緒虐待的成份,皆會影響到受虐者的自尊及生存自我價值(周月清,1995)。

而國內的家庭暴力法於87年6月24日公布,其對家庭暴力的相關定義在第二條有明確的規定:「家庭暴力法所稱家庭暴力者,謂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行為。家庭暴力法所稱家庭暴力罪者,謂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他法律所規定之犯罪。家庭暴力法所稱騷擾者,謂任何打擾、警告、嘲弄或辱罵他人之言語、動作或製造使人心生畏怖情境之行為。」。

 

二、        家庭暴力的對象

其對象包括,可能是己婚住在一起或曾有過親密性關係,包含了夫妻關係、男女朋友同居關係、或離婚之前夫與前妻關係。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對象是受虐者的子女,也有愈來愈多的研究、學者、與實務工作者,開始注意到受虐者之子女是否有目睹到受虐者被施虐者虐待及傷害其過程,其子女不論在心靈上(子女親眼目睹時,造成其在心堣W的陰影或未來組織家庭時對婚姻的看法)、精神上(施虐者在口語上的批評受虐者或子女,及受虐者所表現出來的無助,讓其子女更加害怕)、身體上(有些施虐者會以施虐小孩為威脅、控制其受虐者;另有些子女會為保護受虐者而被施虐者傷害或虐待)、並有性虐待之情事發生。

 

三、        家庭暴力中的迷思

(一)家庭暴力中的迷思(郭靜晃主編,1996周月清,1995):

1、  家庭暴力是罕見的:過去女性教育程度不高,再加上女性以夫為天的文化價值觀念,總是以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心態來面對自己的婚姻。因此,即使伴侶有暴力的傾向也認命,並在傳統社會中,女性是男性的所有物。另外也有家醜不可揚的觀念,因此認為暴力是少數的。

2、  視家庭暴力為心智異常或是精神病患的行為:雖然心智異常或精神病患者可能有傷害人的傾向,但卻不能倒過來說有家庭暴力者都是心智異常或精神病患。國外學者曾指出,造成家庭暴力的原因中,只有不到10%的人,是屬於心智異常或是精神病患所致。

3、  家庭暴力只出現在社會階層較低的家庭中:一般多數大眾認為有暴力傾向者是起因於教育程度低或社經地位低的人。根據相關的求助機構中顯示,求助者也有不少是大專程度者,由此可知家庭暴力是發生在各種種族、年齡、宗教、教育程度與經濟收入狀態的家庭。

4、  家庭暴力會發生在各種群體中──因此與社會因素無關:社會中的默許是間接地助長了施虐者及受虐者間的暴力行為。尤其在傳統文化的宰制下,法不入家門及家醜不可外揚的家務事,而助長了暴力行為。

5、  受虐兒童長大之後會成為施虐者:受虐兒童雖然從小生活在暴力陰影之下,但並非代表每一個個體都會成為施虐者。也會因性別不同而有不同的反應與認知。

6、  受虐待的妻子喜歡被打,否則她們早就離開施虐的丈夫了:許多的研究與實務工作者發現,受虐者之所以無法離開其原因有,有負面的自我概念、相信施虐者會改、經濟獨立困難、子女因素、離婚很丟臉、家族或社會的不允許與壓力…等。

7、  酗酒和濫用藥物是家庭暴力的真正原因:酗酒和濫用藥物可能會令人無法順暢地思考與行為控制,但不能以此來判定有酗酒和濫用藥物者就一定有暴力傾向。這與有家庭暴力者具有酗酒和濫用藥物者,並不能混為一談。

8、  暴力和愛是無法並存在家庭中:打是情,罵是愛。來解釋受虐者對施虐者暴力的行為是愛,致使受虐者更無法離開施者。在這類家庭中,暴力與愛是並存的。另外子女對其施虐者也有類似的情感牽扯,一方面擔心施虐者的暴力行為、一方面有其親情上的感情、一方面又有經濟上或生活上的依賴。因為施虐者與受虐者及其子女有情感上的牽扯而使內心衝突不斷。

9、  暴力只是偶發事件:事實上暴力是會循環發生的。有典型的例子是1993年10月27日台北縣泰山鄉的鄧如雯殺夫案事件。鄧女在長期在林阿棋的施虐下且用小孩來控制鄧女(迫使受虐者無法離開),如此反覆且加重其暴力行為(包含身體、性、口語、心理上的虐待),直到鄧女案件發生後,此一暴力才停止。

10、  有宗教信仰者或有親密團體者,可減少家庭暴力:有宗教信仰者或在家庭之外有親密團體,其與暴力行為並無絕對關係。就像教育程度高者也有暴力行為發生。有為數不少的施虐者,在職場中其行為舉止是斯文有禮,但回到家中便成為一個施虐者。

11、  暴力在經過一段時間後自然會停止:有暴力行為傾向者並不會自己停止,若再加上受虐者的忍讓或退縮、逃避,也間接地加強施虐者的行為。

(二)對施虐者的迷思:

1、  來自低下階層之社經地位;

2、  工作不順利或缺乏資源以因應生活的人;

3、  男性有虐妻記錄的,其在與其他人際關係上也有暴力;

4、  只有窮人、少數民族、教育程度低者才具有虐待傾向;

5、  具有酗酒和濫用藥物者;

6、  有虐待傾向者,是天天有暴力行為發生的;

7、  施虐者是在無法控制行為下發生其暴力;

8、  因伴侶嘮叨導致施虐者之虐待;

9、  有過暴力傾向者,永遠為施虐者;

10、  無論男女虐待其統計數是相同的:根據華盛頓特區(1991)資料顯示,將近有95%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是女性(周月清,1995)。

  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施虐者接受了使用暴力是唯一解決衝突的一種選擇的信念,若再加上在童年時期曾目睹暴力行為或被虐,則更加深了其信念。而施虐者本身也有一些迷思,如認為世界是充滿危險的地方、只能相信自己、想要得到,就一定要得到、不認為自己有錯、不認為在家庭內使用暴力會發生什麼事等,不合理的信念跟著施虐者。

(三)對受虐者的迷思(周月清,1995):

1、  受虐者是天天被打,且可由身體的外觀看出:有更多的是性虐待、口語上的傷害、精神迫害。

2、  受虐者有被虐待傾向且要求施虐者以暴力行為對待。

3、  受虐者之所以不離開施虐者,是因為期待被虐待。

4、  受虐者是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因長期被虐且情緒複雜無法舒解、生活混亂、已失去人生方向,看起來像個瘋子般。

5、  只有窮人、少數民族、教育程度低者才會發生被虐傾向。

6、  一旦受虐,就會終生受虐:可尋求適當保護、支持、治療,以學習與保護、獨立。

7、  若早期家庭有暴力傾向者,其結婚後也會成為受虐者:其起因於受虐者無法分辨何者有施虐傾向之行為或類型。

 

四、        為何受虐者無法跳脫暴力情境

以生態學觀點及其它相關理論,來探討受虐婦女未能切割受虐關係之因素(周月清,1995;劉佩榕,2003;高鳳仙著,1998):

(一)小系統(microsystem):指個體可直接接觸,有其直接性的影響。因受虐者與施虐者之間有難以言喻的依附關係,往往會做出不切實際的事。反而會斷絕與外界的連繫及加強了暴力行為發生。

(二)中間系統(mesosystem):二個或二個以上環境間的關係,不只注意到個體與其他小系統互動,當兩個或數個小系統在價值觀念產生衝突時,通常會造成個體適應問題。包括了社區與家庭、家庭與學校、社區與工作、個人與家族,對個體提供一個健康生活的型態。

(三)外系統(exosystem):由個體的外圍體制所構成,包括工作場所、社區組織與服務、家族親戚、大眾傳播媒體、法律服務、鄰里居民、此系統會影響個體之適應問題。如多數受虐者缺乏社會與經濟的資源,因此只能選擇留在受虐的關係中。

(四)大系統(macrosystem):包含廣泛層面的意識型態、文化等,如政策法令之制定、或日常生活的態度言行,其背後皆隱藏了社會或個人的價值信念或意識型態或社會期待。婦女在婚後受到社會化的影響,只能在家中相夫教子,若連婚姻都未維持良好時,其將會否定自我的價值。

(五)個人因素系統(ontogenetic):受虐者曾目睹母親受虐的情形,因此習得在婚姻中被打是生活的一部份。

(六)學來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理論:受虐者學到有某些事情是無法控制的,如情境或自己的情緒,因此長期以來也失去離開或避開這樣的環境。

(七)傷害連結(traumatic bounding)理論:受虐者將傷害與原則(維持一個完整的家庭)、忠心(對家庭或另一半忠心)連結,接受了來自權力的不平衡及間斷的虐待行為,如此產生了一個惡性循環,從未檢視自己的人格或社經狀況。

(八)經濟觀點:多數婦女在婚後缺乏了經濟獨立的能力,若欲離開施虐者,則擔心無法獨自生活或其子女的經濟來源仍依靠施虐者的提供。

(九)心理學觀點:認為這樣的生活是其一部份,並以宿命論來解釋發生在受虐者身上的事件。

(十)邊緣人格(a borderline personality):受虐者可能具有邊緣人格,對自我形象、人際關係與喜怒哀樂均有並遍不穩定的形態,在不穩定及緊張關係中表現出對自我本身、生活抉擇及人生價值感不確定,且常感緊張、憤怒或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

 

五、        家庭暴力對成人與兒童的影響

在家庭暴力的議題中,通常只著重在配偶間的虐待、暴力行為,常常會忽略了家庭中的其它成員,如兒童、青少年、老年人、父母親等都會有影響。在此針對受虐者(多數為女性)與兒童之影響做說明。

(一)對成人之受虐者之影響:

1、  認知上的影響:自我概念、自尊、自信心過低,認為自己沒有能力獨自面對此暴力情境。

2、  情緒上的影響:受虐者的情緒處於不穩的狀態,不知何時又會有暴力出現。處在担心害怕的情緒中,沒有舒緩的管道。

3、  精神上的影響:因受到威脅也無法或不能對外說,其情緒不穩,且長期受虐精神上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4、  身體上的影響:對受虐者長期毆打甚至有性虐待的狀況,雖可驗傷以提出告訴,但並非其傷痕是可見的。

5、  心靈上的影響:缺乏一個強而有力的支持系統(若不知向誰求助,缺乏社會資源),則會有退縮的情況。

(二)對兒童的影響:

1、  認知上的影響:兒童會認為打你所愛的人是對的、有權力的人可以打沒有權力的人、打人可以達成某些目標或手段、使用暴力來傳達訊息。兒童認為一定是自己不聽話,所以才有暴力的發生,因努力做好每一件事,但卻只增加了兒童的習得無助感。

2、  情緒上的影響:情緒一直處在緊張的狀態中,害怕做錯被打罵,但沒做卻也遭遇到暴力對待。日後遇到事情容易崩潰並迷失方向。情緒難以控制得宜。

3、  精神上的影響:活在恐懼當中,唯恐動輒得究。會受到其父或母的情緒影響,其身心狀態在成長中,其人格無法發展健全。也會出現生理症狀,如尿尿、睡眠困難、頭痛或胃痛。

4、  身體上的影響:施虐者對兒童的毆打或性虐待,其身體可能會無法健康地成長,甚至會造成身體上永久的傷害。

5、  心靈上的影響:活在暴力的陰影之下,卻不知如何是好並學習無助感。缺乏一個強而有力的支援,其人格會缺乏安全感。其在暴力下的陰影創傷直至成人仍然是揮之不去的影子。

6、  行為上的影響:會變成有攻擊傾向、憤怒、或許有不必要的害怕、退縮行為及消極傾向(余漢儀著,1997)。

 

六、        各團體或機構間的資源運用:

(一)家庭:親人的支持可算是給予受虐者第一線的保護,尤其在家庭暴力的初期時,受虐者提出一些求助訊號,便應給予協助與支援。

(二)學校:教師注意學生的行為是否有異常、身體上是否有傷痕或穿長袖衣服來掩飾、臉上是否露出驚恐的表情、情緒上是否有不穩定的狀況、學生是否有暴力傾向等,以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提供幫助與輔導。

(三)社區:舉報具有暴力行為者及保護受虐者。現行的社區模式以改變了過去有守望相助的鄰居,如此造成人們之間的漠不關心的態度及自掃門前雪的心態。間接助長了暴力行為的發生。當注意到有暴力或虐童事件,應向有關單位報備,以減少傷害事件發生及嚇阻其行為。

(四)社會機構資源:宣傳、教育、演講、暢通可呈報之構機團體(如家教中心、中途之家、張老師、、、等相關機構之協助)、諮商與諮詢、社工等專業人員、心理師、醫生開具驗傷單、法律之諮詢(如: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新知基金會民法諮詢等)以保障受虐者及其子女的權益、保護所的提供、心理上的支持與就業輔導資源(勞工婦女協會、台北市婦展協會、財團法人導航文教基金會粉領聯盟等)提供等。

(五)政府:法入家門、警察力量的介入(家庭暴力已不再是家務事了)、保護令的實施、對受虐者提供一個真正的保護及提昇其自主的能力、強制令的善用、子女監護權、社會文化的輿論(報章電視媒體的譴責,嚇阻其具有暴力行為者之行為)(翁褔元,2000)。

 

七、        識別家庭暴力與遠離家庭暴力

(一)如何識別家庭暴力

根據實務工作者對家庭暴力的描述,施虐者第一次或許是不小心,但很容易會成為解決問題的方式,且會一次比一次還嚴重。施虐者的行為不見得有理由,有的只是施虐者本身對自己行為的一個解釋並告訴受虐者使其接受暴力行為。在虐待即將來臨時有一些前兆,如:酒量或藥量增加、有以不適當的理由要求性行為、堅持要受虐者依照施虐者的意願行事、對受虐者有超乎尋常的眷戀、阻止受虐者與家人或朋友聯絡、若受虐者欲離開施虐者,則以自殺或傷害他人為要脅、有出現一些難以捉摸的行為或情緒。當然施虐者也有一些類似的徵兆,可依此來辨別,如:極端地妒忌和占有欲、需要控制他人、漫罵並使用口語去詆毀及貶低受虐者、孤立受虐者,使施虐者為其唯一之可以依賴的對象、殘酷地對待動物、沉默寡言,不願交際、有指責他人過失或過錯的傾向、成年或童年時經歷過家庭暴力、自認為正確者(鄭歡譯,1998)。

當施虐者有暴力行為出現時,若受虐者未即時有所回應,而採默默接受時則是間接助長與默許其行為。雖然此時,施虐者會誠心真意地悔過與道歉,但這只是施虐者的一個手段,當事過境遷後又會故態復盟,如此一來家庭暴力的循環就此開始。若能辨別家庭暴力的類型,則便可減少其在身體上、情緒上、精神上、及心理上的傷害,更能提供子女一個較健全的成長環境,提供一個人類最基本的需求-安全感。

(二)如何遠離家庭暴力

當有家庭暴力發生時,並不適合自艾自憐地躲在社會或家庭的一角,也千萬別以為受到傷害的只有受虐者自己而已。當家庭暴力發生時,受虐者的子女必會牽涉其中,更會因此受到更嚴重的傷害(不論是身體、精神、心理上、或性虐待等,其在日後會造成一生的陰影),更別說為了小孩所以忍耐,這樣不但默許施虐者的行為,同時也造成小孩的傷害。立即向警察局報案、尋找其他家人或家族或朋友的支持、尋找社會資源機構團體,如:婦幼保護、家暴中心…等相關團體求助、經濟獨立、尋求法律途徑、具有傷害證明(如:驗傷單,其指在身體上或性虐待)可供法官參考、對法律的了解,例:如何申請保護令及延長時效或變更、了解監護權的判決方式及其依據、有計劃性地離開施虐者等。

 

八、        結語

欲減少家庭暴力的發生,除了靠法令與公權力的界入外,受虐者願意改變或其子女提出求助訊號,亦或施虐者願意接受治療或輔導以改變其對情緒的處理(暴力非唯一的解決方法),才能真正地協助其家庭成長。幫助並提供資源給受虐者及其子女一個新的人生、給予精神上、經濟上、心靈上的支援與支持,增加受虐者本身的能量與能力。當求助愈來愈多時,並不代表其家庭暴力的情況有加重情勢,它只是代表了受害者願意且積極、正確地態度去面對此一挑戰與困難。以期建立一個男女平權、相互尊重的和諧社會。

 


參考文獻:

余漢儀著(1997)。兒童虐待-現象檢視與問題反思。台北:巨流。

周月清(1995)。婚姻暴力-理論分析與社會工作處置。台北:巨流。

高鳳仙著(1998)。家庭暴力防治法規專論。台北:五南。

翁褔元等(民2000)。家庭、學校與社區。台北:教育部社會教育司發行。

黃志中等著(2001)/Michael Lindsey & Robert W. McBride & Constance M. Platt。家庭暴力者輔導手冊。台北:張老師。

郭靜晃主編、劉秀娟譯(1996)/Richard J. Gelles & Claire Pedrick Cornell(1990,1985)。家庭暴力。台北:揚智。

彭懷真(1997)。婚姻會傷人-真實的婚姻暴力故事。台北:平安叢書。

劉佩榕(2003)。以生態觀點思考障礙兒父母之親職壓力。諮商與輔導,211,21-23。

鄭歡譯(1998)/Srsan Murphy-Milano著。保護生命-如何遠離家庭暴力。台北:台灣實業。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