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青少年與休閒活動、休閒無聊感之探討

 

陳惠玲  南華大學社會所

 

在過去的研究指出,如丁庭宇、林財丁(1986)針對台北市青少年學生休閒活動的研究發現,多數青少年覺得休閒時間太少,這顯示了課業負擔及升學壓力對青少年學生造成極大的壓力。雖然在目前一片所謂休閒時代來臨的口號聲中,事實上青少年「閒時」的增加未必就能擁有「閒情」,青少年因為長期背負著升學制度的包袱,反而不知如何善用休閒時間,因此體力無法獲得適當的發洩,在休閒時間堮e易感到「無聊」、「煩悶」,而去從事妨礙身心以及聚危險性的活動(如飆車、吸毒、沉溺賭博性電動玩具等),造成社會問題與困擾。Iso-Ahola1980)認為人們從事休閒活動有以下的功能:1、經由遊戲與休閒參與可獲得社會化經驗而進入社會。2、藉由休閒所增進的工作技能有助於個人的表現。3、可以發展並維持人際行為與社會互動技巧。4、娛樂與放鬆。5、藉由有益的社會活動已增加人格的成長。6、避免怠惰及反社會行為。而我國學者廖榮利(1995)也認為,休閒活動有助於個人身體的舒暢和安全、情緒穩定和個人成長。因此我們可視休閒活動是一種非正式教育歷程可供人們一種具建設性的表露機會。

 

休閒活動對於青少年身心發展具有重大影響:(一)青少年成長過程中,休閒活動是陶冶性情,發展自我的一個途徑;(二)休閒活動是青少年交朋友,建立同儕團體與參與標準的機會;(三)休閒活動具有調劑、紓解生活壓力的意義(趙善如,1995)。BammelBurrus1996)指出,休閒最大的任務在提供青少年各種促進正常社交活動的機會,以體驗不同的生活角色及行為,並供應青少年身心平衡的調適,以減少他們為肯定自我而做出許多矯枉過正的行為(Gene BammelLei Lane Burrus Bammel涂淑芳譯,1996)。Iso-Ahola1980)也綜合相關文獻發現,有參與休閒活動的青少年的確比避開休閒活動的青少年來的健康滿足。經由上述休閒活動之功能得知,休閒活動的正面功能得以幫助青少年人格之健全發展,且良好的休閒活動可以使青少年能夠擁有更健康的身心狀態,來面對這個時期所要面臨的一些困難與挑戰。

 

然而青少年對於休閒時間的運用並非能夠完全的掌握到自己所真正要的需求。許多時候,即使是例假日放假時間,但是因為課業壓力、聯考制度等等的因素,往往被補習佔去了大半的時間。而真正屬於自己休閒的時間並不多;另外也常常會聽到一些學生會抱怨寒、暑假好像太長了,雖然一開始會感到很興奮,但是時間一久因為不懂得安排自己的休閒活動,因此就會造成所謂「休閒無聊感」的產生。「無聊感」的體驗被認為是太多自由的時間,以及並未利用這些時間去安排活動(ShawCaldwell & Kleiber1996)。由於青少年成長階段中,在課業上投注了太多的時間,並不懂如何規劃安排休閒時間,導致休閒活動參與的時間與種類受到限制,因此在休閒參與的過程中,經常容易產生無聊感。Hamilton1981)認為常獨處的人會有較高程度的無聊感。Geiwitz1966)認為,無聊感乃是知覺到有關於不快樂、阻礙、重複及低社交刺激等感受。

 

我們可以發現,當網際網路蓬勃發展後,對於青少年休閒活動的結構及影響上產生相當大的變化。網際網路的便利性、跨國界、以及24小時開放的特性,讓青少年無論任何時間只要想要上網,只需擁有電腦都可以即刻利用網路,而帶給他所需的滿足。在上述所提到的一些現象,不論是因為課業繁忙無法擁有足夠時間從事戶外休閒活動者,或者是不知如何安排自己休閒時間的人,網際網路都能提供滿足他們需要的功能:網路可以讓獨處的人可以感受的社群的團體感,不再感到孤單,可以減少無聊感,具有正面的效果。網路上各種以興趣取向為主社群類別,更可因人而異的自由的選擇,而無限制。只要青少年懂得善用網路,不但可以紓解其課業或生活上的壓力,更可以讓青少年在網際空間中獲得非正式教育的潛在學習;其中就是以「交友聊天」與「資料搜尋」這兩大功能最為重要。

 

在李逢堅(2001)針對青少年網路聊天室使用文化訪談結果顯示,有些比較認同網友優點者提到:「網友的一切都只是自己憑空想像的,而且網友比較可以談心,也會保守秘密,(因為他不認識我所說的人事物),而同學間就比較多猜忌。」;「同學只有在課業才能相輔相佐,不等於朋友,網路不只在課業上,或許在別的方面經歷了比我們多,可以給我們意見,而同學年齡相仿,經歷的是可能差不多。」;「網友並不清楚你,所以可當心情垃圾桶大談自己的心事,且都不認識可談的比較多。」我們可以從這些青少年的談話中發現,由於網路所提供的匿名性效果,使得他們可以在其中毫無拘束的暢所欲言,能從網友交談中獲得心靈的支持甚至是自我想像空間的滿足。在黃牧仁(1999)的研究中提到,青少年期容易因為缺乏人際間親密的空虛感受而覺得寂寞。寂寞感並不以周圍人數為考量依據,而是以主觀的個人認定,是否有可以產生心靈交流對象為關鍵因素。因此寂寞感的解除,對於青少年來說是一項很重要的課題,所以網路能夠藉其特性,個人得以脫離發展中的身體,無須與他人面對面,而達到接觸他人與其互動的目的,這樣可協助青少年度過尷尬期,個人在螢幕後的匿名性助長了自我表演的可能性,滿足青少年情感支持的需要,排遣寂寞(李逢堅,2001)。藉由聊天社群的情感支持,亦有可能使得少部分在面對面世界中無法獲得友誼或注意的同學,可以在聊天室中獲得歸屬感。

 

另外網路交友提供的人際互動功能使得青少年可以藉此增廣見聞,擴大交友圈,而不再僅限於生活週遭或只是同校同學,能夠接觸到各地、不同年齡的朋友,補充課本以外的知識與經驗。若從廣義的學習角度來看,在網路中彼此資訊的交換就可稱之為一種學習。不論在各大討論區或BBS站上,都可以看到遇到疑問主動求問者,以及熱心幫助並回答這些問題的助人者。網路上所提供的資訊五花八門,無所不包,因此任何各式各樣的疑問都可以在此尋求到解答。所以我們可以說資訊的吸取與學習,以及增廣見聞可說是網路聊天交友的動機之一。

 

我國青少年休閒活動參與之阻礙因素主要為,課業太多、休閒時間少、金錢限制、休閒設施不足、興趣、父母限制與影響、同伴與資訊不足等。其中,重要他人的意見在青少年休閒參與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家人與同學常影響個體休閒活動的參與與選擇(引自陳南琦,2000)。而LarsonRichards1991)提出青少年的無聊感不僅和個人性情、學校組織結構有關,他們也同時指出,青少年與成人或社會結構的互動中,特別容易感覺無聊。CaldwellSmith1995)認為,在學校以及社會規範中,青少年在選擇與安排自己的休閒,而感到挫折、憤怒與無聊。對於某些青少年而言,無聊感產生的原因可能是來自於疏遠或拒絕成人或所安排的休閒活動。因此無聊感的體驗可能有反抗成人和學校權威的跡象。BeardRagheb1980)在研究中提出,休閒滿意度之心理要素之一為「內在動機」,若個體參與休閒活動乃於內在動機而參與他們自由選擇的活動,以達到自我實現之需求。Iso-AholaWeissinger1987)及WeissingerCaldwellBandalos1992)認為內在心理需求動機是導致個體行為的要素,在休閒中當個體遇有強烈的休閒動機,則愈能避免閒無聊感所帶來的問題。在資訊網路時代的今天,很多例證告訴我們,隨著資訊科技發達,成年人失勢了。網際網路賦予弱小人物力量,讓青少年以至所有人都能接觸到資訊,打破以往不平等的競爭關係,不再只有成年人才能擁有資訊的優勢。由此,網際網路提供了一個更平等的互動空間:使用網際網路的人,不單是資訊接收者,也同時可以成為資訊傳播者。郭少棠先生甚至認為,網絡既個人化,又互動即興。誰能掌握網絡的控制權,就能影響文化、政治、教育,甚至改造人的生活與生命(周健林,2001)。

 

因為使用網路自主權比起其他活動要高出許多,對於網路的使用多是以自動接觸為主,而較少被迫接受的成分,因為一切都是屬於自主性的行動,所以很容易產生成癮的現象,青少年在參與網路這項休閒活動時,其內在動機是出於自願選擇的活動,也因此要達成自我實現需求滿足的可能性相對也提高許多。網路中給予年輕一代很大的自我展現空間,在這個場域中他們得以打破原有的權力、階級結構,藉由網路中的助人及利他行為的表現,讓個人的才能與所學有所發揮,進而達到自我肯定與自我實現的功能。在陳南琦(2000)的研究中發現,無論高度或低度之青少年休閒無聊感,其最常參與之休閒活動型態均偏向靜態休閒活動。研究者在分析青少年之所以傾向從事靜態休閒活動的原因可能是個人因素及環境限制,由於將多數時間、精神放在學業上,缺乏規劃休閒活動的能力,且目前國內休閒設施不足,致使多數青少年選擇經濟又方便的休閒活動。而在青少年最少參與的休閒活動中,主要是由於需要花費較多的時間或金錢,所以多數青少年受限於環境及成人的控制,因此較不會參與這些活動。然而網路的發展,讓青少年突破了這些種種的限制,並且它更符合了青少年休閒活動型態傾向靜態活動的需求。網路不但讓青少年穫得前所未有的自由選擇性,而不再需要受控於父母或長輩的影響;也解決了部分我國青少年休閒活動參與阻礙因素,例如金錢(網咖的普及、連線費率的下降,使得花費的金額不需很高)、時間(隨時上線,亦可隨時離線)和休閒設施的不足(透過網路即使足不出戶,也可以吸收到各式各樣的資訊)。

 

許義雄等人(1992)在探討青少年休閒活動現況及其阻礙因素之研究中,在15類休閒活動當中,發現青少年最常參加的前三項休閒活動為消遣性活動、娛樂性活動、閒意性活動。而翁玉珠(1995)在研究青少年休閒活動傾向、凝聚力、與情緒調查之相關研究中,將休閒活動種類分為七種型態(文藝活動、大眾傳播活動、社會性活動、戶外活動、運動、嗜好及親子時間等)。研究結果發現,青少年在休閒活動參與頻率與喜歡參與程度上,在活動種類上以大眾傳播活動參與頻率最高。Hall1984),針對佛羅里達州的346位大學生,研究寂寞感與非寂寞感學生的休閒行為。研究顯示,寂寞感與非寂寞感學生在參與大眾傳播媒體、運動,以及社交活動等有顯著差異。因此根據以上休閒參與的相關文獻推論得知:1、多數青少年在大眾傳播休閒活動的參與頻率較高。2、青少年較常參與非消費的休閒活動,如運動性活動、看電視等。

 

根據網路行為調查中,在韓佩凌(2000)的研究則發現北部(台北縣市及桃園縣)高中職學生常瀏覽的網站類型分別為「生活休閒資訊類」(17.8%)、「聊天交友類」(14.3%)、「搜尋引擎類」(13.5%)、「遊戲類」(12.4%)、「新聞媒體/廣電影視類」(11.6%)。網路使用的動機以搜尋資訊(20.6%)、立即得知最新消息(18.9%)、打發時間(16.4%)分居前三名。十個人中大約有一人是為了結交新朋友(10.9%)、或替代傳統連絡方式(9.9%)。Sheizaf(1986)研究112名電子佈告欄使用者,發現初次使用者最主要的動機是「休閒」與「娛樂」,「實用」與「學習」是次要的使用動機(引自蕭銘鈞,1998)。另外亦有研究指出國高中生尤其學生喜歡上BBS,用KKMan,在班板上留言、聊天。根據學生的描述:「BBS上有社團、班級、學校的資訊,可以瞭解今天發生的事及心情,有『丟水球』可以傳訊息給某人,一對一聊天,可以查星座資訊,另外有書香園地」。(卓美玲,2001)。

 

由上述資料可以發現,在青少年平常休閒活動,在大眾傳播的使用比例很高,此研究結果也顯示出,當前新興傳播媒介:網路,在青少年的生活中所佔的比例,比起許多成人要高了許多。且不論是傳統或網路世代的青少年,對於休閒娛樂消息及生活資訊的需求都很高,然而因為網際網路的便利性,使得現代的青少年在資訊的蒐集與獲取上得以更加的輕鬆、方便,這不但可以滿足其心理需求,更可以藉由資訊的交換,結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好友。

 

在資訊科技年代長大的年青新一代更擅長於科技及媒介表現能力的同時,上一代還抱著與年青人的距離越來越大的心態,慨嘆「一代不如一代」,硬要年青人走回他們以前的舊路。年青人則摒棄上一代的教誨及思想價值觀,而盲目追求日新月異的科技以至社會思潮。這個代溝的分化正是兩代要急起補救的。要知道每一世代的知識與智慧必有值得保留與欣賞之處,因此上一代與新一代均須懂得傳遞其知識與智慧。更重要的是,上一代須學習新的語言及媒介,新一代則須了解怎樣接受和欣賞前人經驗與教誨,從而做到互相體諒及接納。可行的辦法是,父母、教育工作者等先要明白青少年需要有自主的空間讓他們發揮,同時嘗試融入他們的生活,從而引導他們。例如父母可以陪同子女上網與他們分享資訊,或者嘗試利用互聯網為雙方開展多一條互相溝通的渠道,增加話題(周健林,2001)。

 

青少年在網際網路這擬似成人社會的空間中游走,這一代的年輕人,比起以前任何一代來說,更要有機會提早接近成人世界,在其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情況,且互動的對象也不再和以往一樣只是單純身旁的同學、朋友。因此在網路上,青少年得以學習到更多與他人互動的技巧、與社交能力,這樣的結果很有可能會顛覆了以往對於青少年身心發展的研究,因為青少年的社會化過程及心理運作機制比起以往將更加多元化、與複雜化。所以對於這個現象的關注、了解與研究,更是刻不容緩。

 

 

參考書目

 

Gene BammelLei Lane Burrus Bammel涂淑芳譯1996)。《休閒與人類行為》。台北桂冠。

丁庭宇、林財丁(1986)。台北市青少年學生休閒活動之研究,發表於台北市政府主辦青少年問題與對策研討會。

李逢堅(2001)。青少年網路聊天室使用文化之研究。台灣社會學會年會暨學術研討會論文。

周健林(2001)。〈網路新一代年青人-數碼年代社會化帶來的啟示〉,科技發展與人文重建研討會,法鼓人文社會學院主辦。

翁玉珠(1995)。青少年休閒活動傾向、凝聚力、與情緒調適之相關研究。私立中國文化大學家政研究所碩士論文

許義雄、陳皆榮、陳麗華、張少熙(1992)。青年休閒活動現況及其阻礙因素之研究。《青年輔導報告》。

陳南琦(2000)。青少年休閒無聊感與休閒阻礙、休閒參與及休閒滿意度之相關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黃牧仁(1999)。《兒童到青少年的友誼發展》。台北:五南。

廖榮利(1995)。休閒行為與工作滿足之因素分析。《社區發展季刊》,69期,頁206-218

趙善如(1995)。我不要黯淡無光的青春期-談青少年休閒輔導。《學生輔導雙月刊》,39期,頁92-97

蕭銘鈞(1998)台灣大學生網路使用行為、使用動機、滿足程度與網路成癮現象之初探。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碩士論文。

卓美玲(2001)。〈中小學網路學習之使用與滿足〉。發表於清大2001網路與社會研討會文章。

 

 

Geiwitz,P.J.1966)。Structure of boredom.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 3 , pp.592-600.

Hall, L.T.1984)。An investigation of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lonely and non-lonely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Florida on selected leisure behavior variables. Unpu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The 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Tampa,FL.

Hamilton,J.A.1981)。Attention personality , and the self-regulation of mood:Absorbing interest and boredom. Progress in Experimental Personality Research,10,pp.281-315.

Iso-Ahola. S.E.1980)。《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leisure and recreation. Dubuque, IA:Wm. C. Brown company Publishers.

Larson, R.W.& Richards, M.B.1991)。Boredom in the middle School years:Blaming schools years blaming students.American Journal of Education, August, pp.418-443.

Shaw, S.M.Caldwell, L.L. & Kleiber, D.A.1996)。Boredom,stress and social control in daily activities of adolescents. Journal of Leisure Research,28,pp.274-292.

 

首頁 ]